•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严查严管营业性演出市场 2019-07-20
  • 涉嫌诈骗1200万 潜逃韩国8年逃犯归案 2019-07-17
  • 图解:首批黑臭水体督查开始,一图看清分布和举报方式 2019-07-16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1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7-15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7-15
  • 【学习时刻】中央党校徐浩然:把“人民”二字镌刻在党的旗帜上 2019-07-13
  • 两个和尚锵锵锵95期:佛教“不维权”是理性吗? 2019-07-13
  • 红木频道内容与广告合作专题 2019-07-13
  • 不能,美国没有信誉,特朗普,不靠谱。 2019-07-03
  • 3岁小孩骑童车绊倒老人算交通事故警察这样解释 2019-07-03
  • 阜阳网络达人“点赞”颍泉绿化提升专项工作 2019-07-02
  • 贸易战,只能是双输。我们是众志成城,美国却不一定。 2019-07-01
  • 江西颁发首张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特别法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 2019-07-01
  • 少女与妈妈每年自拍两次 最后一次让十几万人哭了 2019-06-30
  • 《螺丝人》第二十节及《螺丝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极速快三计划
    极速快三计划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极速快三计划 > 推理小说 > 螺丝人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304  时间:2017/11/23  字数:13202 
    上一章   第二十节    下一章 ( 没有了 )
      F

      “这里还有“我看着芮娜丝是脸颊被拍的微微颤动,然后我也看到,芮娜丝的前开了一个小小?!比绾??”

      “啊,原来如此?!卑账?。我也终于发现了。

      “我不是受重伤了吗?所以去拉诺海边的房子之后的记忆全都没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些,但是后来什么都没有,一件事也想不起来,完全空白,甚至连楼梯崩塌的记忆都没有。但是后来我去住院的事情,倒是很清楚。我已经没有机会再看到拉诺先生的尸体了,但是我当时看到的东西好象真的和海利西医生说的不一样?!?br>
      “尸体的头部一样是被砍断的,头部装了螺丝,虽然一模一样,但是我看到的时候,和警察发现的的时候,确实有几个地方不一样。我和劳洛一起发现拉诺先生的尸体时,墙上的小提琴没有坏,这是事实,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亲眼看到了。再来是在西装上打的,这一点我记得不太清楚,但我记得确实只有一个,而不是两个?!?br>
      洁拍了拍手,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出了会心的微笑说:“对!这才是重点,马卡特先生,你太了,跟我想的一样!你发现的弗兰哥的尸体,和来到现场的警察看到的尸体,不一样的地方只有一个;加上房间的样子,一共是两个地方不一样,一个是墙壁上的小提琴,另一个是开在西装左弹孔的数量?;痪浠八?,你所发现的尸体,和警察看到的尸体从头到尾都一样,但其实是别的东西?!?br>
      房间顿时陷入沉默。

      “所谓别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是别人的尸体吗?”我激动的问。

      “你是说还有另一具尸体,脖子一样被人上了螺丝?”

      “但是,那千真万确是拉诺先生。艾刚也说?!?br>
      洁把手掌向上,好像鼓励她往下说似的慢慢招招手。

      “医生,那的确是弗兰哥。拉诺先生,这一点没有怀疑的余地。我从在衣索匹亚挖掘化石开始,就一直和他在一起;他的脸、他的体型,我太熟悉了?!?br>
      “但是你不是喝醉了吗,马卡特先生?”洁说。

      “就算烂醉如泥,也应该不会看错。我和他非常亲近?!卑账?。

      “洁,弗兰哥有孪生兄弟吗?”我问。

      “医生,是和弗兰哥。拉诺长的一模一样的尸体?”艾刚也问。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洁看情形,大家的意见都说完了,才开口说话:“你们的意思是,卡尔。萨茨其有个双胞胎,而且凶手同时杀了他们两个人?”

      洁说完后,嗤之以鼻的笑了起来:“那就是双尸命案了,罪会更重,也没办法制造不在场证明。那另一具尸体到哪里去了?再说,萨茨其有双胞胎的说法,我没听过?!?br>
      “制造不在场证明?”

      “对,马卡特先生。凶手利用这个诡计来制造不在场证明,而且在计划途中,发生了完全无法预期的重大事件,计划因此失败。这个失误,让整个案子变成奇案。综观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致是这样?!?br>
      “所谓无法预期的重大事件是什么?”

      “当然是地震?!?br>
      “啊,原来是地震?”我说。艾刚也点点头。

      “我必须跟马卡特先生说话,海利西?!?br>
      “啊,不好意思?!蔽宜?。

      “不,你要提问、要参加我们谈话都没关系。但是发现和发觉,一定要由马卡特先生说出来。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br>
      “但是,艾刚已经恢复记忆了,不是吗?还需要这么费心吗?”

      洁听了,摇摇头说:“很可惜,事情没这么简单。他现在的状态相当不稳定,可能明天又失去所有的记忆?!?br>
      “咦?是这样的吗?”

      “很遗憾。就算今天能达到这样的进展,但明天以后也许又会恢复到今天原本的状态;今后大概会一直重复这样的情况。如果可以像今天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不过我们有强力的武器,不妨保持乐观?!?br>
      “什么武器?”

      “罗姆的小提琴。当然,如果能加上席皮特小姐的声音的话,就更好了。碍于法律也许很难实现,但是只要有小提琴,就可以常常敲开他记忆图书馆的大门了。所以修特方先生,你要勤快练习神奇之马哦?!?br>
      “有这种事…”我气馁的说。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一定要加深马卡特先生往后的铭印才行。光听别人说明,神经元物质的发量很少。铭印遭到风化,马上就被遗忘了。席皮特小姐,你听到了吧?请你一起参加。你可以自由提问,但主体还是马卡特先生?!?br>
      “我知道了,医生。地震让凶手失败了,对吧?”

      “没错?!?br>
      “他做了什么失败的事?”

      “马卡特先生,你认为凶手做了什么失败的事?”洁问艾刚。

      “地震让凶手做了什么失败的事,对不对?”艾刚再度确认。

      “对,因为发生了凶手无法预期的事。事先应该被藏起来的东西被看到了,那是什么?”

      艾刚认真思考,但是说不出话来。

      “马卡特先生,推理的原则之一,就是要站在凶手的角度来思考。他的计划是什么,又想如何进行?”

      “意思是凶手想让我看到怎样的情况,是嘛?”

      “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br>
      “但是,却没办法让我如愿看到…”

      “对。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然后呢?”

      “如果地震没有来的话,会看到什么?”

      “谁会看到?”

      “当然是你啊??吹绞宓娜?,只有你而已?!?br>
      “你刚刚说过,弗兰哥的头之所以会掉,并不是因为上半身被摇晃?!?br>
      “是的,因为事情产生了变化。这个变化牵涉到两个阶段,起先是从凶手预想的第一个剧本;其次是对警察的说明和事实不同。事实是怎样呢?”

      “摇晃上半身,拍他脸颊的时候,头没有掉下来…”艾刚说。

      “那么,头掉下来,是什么时候?”

      “地震的时候,因为地震的摇晃才掉下来的?!?br>
      “是,那么,如果地震没有来的话?”

      “头就不会掉下来…”

      “对!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那么,如果地震没有来,你会看到什么?”

      “这个嘛…拉诺先生被杀的尸体吗?”

      “对。你只会看到弗兰哥。拉诺被杀的尸体而已?;痪浠八?,这才是凶手想要的事情发展?!?br>
      “是吗?”

      “凶手没有计划到地震会来。何时当然的,毕竟不是常有的事。这么一来,事情往后会如何进展呢?”

      “我会打电话报警吧,因为看到了杀的尸体?!?br>
      “到那里打?”

      “隔壁的办公室?!?br>
      “如果有人说那里有凶手的指纹,咬你去别的地方打,你会怎么做?”

      “大概会去外面打公用电话吧?!?br>
      “附近有吗?”

      艾刚认真回想,说:“没有,离这里蛮远的?!?br>
      “所以你会去那里打?”

      “应该会?!?br>
      “那么,如果有人告诉你,打完电话后,就待在大楼门口等警察,再把警察逮上楼,你会怎么做?”

      “这样的话…我大概会照做?!卑账?。

      “这么一来,就会多出十分钟或相当的时间出来了。如果事先把最近的公用电话坏,或在电话亭贴上“故障”的字条,就可以赚到更多的时间了?!?br>
      “赚时间?什么时间?”

      “凶手可以在会客室和尸体相处的时间?!苯嗨?。

      “啊…?为什么要这么做?”艾刚问。

      “这段时间,凶手做了什么事?”

      艾刚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br>
      “凶手的行动是这样的。你走以后,他火速跑到弗兰哥的办公室;因为在同一楼层,很快就到了。然后他对弗兰哥大叫,快到我办公室来,有奇怪的东西。于是他把弗兰哥带到现场的会客室,指着弗兰哥的尸体要他看。弗兰哥被自己的尸体吓到,想要看清楚于是蹲下来,凶手就把我时机,一穿了弗兰哥的左?!?br>
      “嗯?!卑蘸臀叶蓟赜α艘簧?。

      “然后,凶手把假尸体从沙发上丢开,把真尸体放在沙发上,摆出完全相同的姿势。接着迅速拆解尸体,装进袋子里,再从窗户丢到后面的巷子里,或暂时藏在一楼的垃圾桶里?!?br>
      这段出人意料的说明,简直吓得我魂飞魄散。

      “开杀不需要太多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大概五分钟就够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br>
      “啊,原来如此…”

      “你是说当时弗兰哥还没死,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吗?”

      “我们必须逆向思考。我们太在意脖子的螺丝了,那情形太惊人、太特殊,所以大家难免会误以为是凶手故意这么做的。其实不然,那个螺丝并不是要给人看的,应该要藏起来,本来别人不应该看见的?!?br>
      “原来如此?!?br>
      “原来如此,怎么会这样!”我忍不住惊叫出声。

      “等一下,医生,”艾刚说:“那么,那是人偶还是什么?”

      “没有脖子上有螺丝的人。既然有螺丝,就一定是假人?!?br>
      “你是说人偶吗?”

      “用这个字眼应该也可以吧?!苯嗬渚驳厮?。

      “但是,我明明看到弗兰哥的脸颊,被劳洛拍得微微颤动?!?br>
      “聚氯乙烯是软的,被拍打的话,应该也会颤动?!?br>
      “聚氯乙烯…对了,做食品模型的那个原料!”艾刚说。

      “没错?!?br>
      “但是,医生,他的身体也是软的,不像橱窗展示模特儿那样硬邦邦。不管是扶起上半身摇动他,或是把他稍微拉高一点,他全身的动作都相当柔软、自然?!?br>
      “这样的话,又是什么原因呢?马卡特先生?!?br>
      艾刚想了一下,马上说:“啊,是义肢吗…”

      “弗兰哥不是在研究那些东西吗?”

      “他家的确有很多义手,义脚的试作品。他也叫我试戴,我试戴过好几次。因为我没有右手?!庇执窜悄人康纳?。

      “那么,试戴结果如何?”

      “试戴上去后,有的硬得没法动,但是大部分的都能弯起来,都很柔软、很自然?!?br>
      “那应该就是那种的咯?!?br>
      “所以凶手是…”

      “是这位修特方先生?!?br>
      “是劳洛?”

      “对。弗兰哥让我看过好几次他试作的辅助器材,还有他的真人面具,他很早就做了一个挂在卧室墙壁上?!毙尢胤剿?。

      “噢,的确有?!避悄人恳菜?。

      “我曾把他的真人面具借来,注入硅胶后套出模子,然后再把聚氯乙烯倒进模子里,用我以前制作牛排样本的技巧,做了一张他的脸。那是我花了很多时间,所做出来的绝世之作。死人失去血的皮肤、一条条皱纹、一胡子,我都逐一仔细制作。

      “我在鼻子里放了固定整个脸型,将整个面具拿起来摇晃,感觉就像真的一样,我对自己的技巧深具信心,话虽如此,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灌艾刚喝酒,而且为了让他不至于醉到不能走路,我还找了理由和他在一起很长的时间。

      “头发的话,我从巴拉旺百货公司的橱窗展示模特儿里,寻找和弗兰哥相似的半白头发,但发现一戴上去就会穿帮,所以又去假发商店买了适合中年男子的假发回来使用。躯干部分,本来也想用橱窗展示模特儿的身体,但也不适合,因为弗兰哥太瘦了,橱窗展示模特儿之中没有体形像弗兰哥的。而且,就像刚刚医生说的,让艾刚看过之后,必须赶快拆解成小零件。弗兰哥做好的辅助器材里没有这里的东西,就算有,我也不能开口向他借。

      “况且,做得太大的聚氯乙烯面具,也没办法黏在橱窗展示模特儿的头部。于是,我就用展示用的灯具和灯台当基础,做出躯干部分。这么一来,头部大小可以随意制作,身体的形状也可以自由调整。最大的优点是下巴到脖子的连接部分可以做得很柔软,摇晃时,要是这里太硬就会穿帮。

      “因为是灯具,所以脖子是锁螺结构,这样容易分解,也可以调整脖子的长度,因为弗兰哥的脖子特别长,接着再装上义手和义脚。但是完成后一看,明明已经刻意拉长的脖子,看起来却还是短了一点。弗兰哥的脖子,真的是异于常人地过长,因此我必须把螺丝少转一圈,让脖子看起来更长一些,然后我在左边的进一,也让衬衫染上红色血渍。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结果实际完成后,才发现有太多的败笔和意外,我一度心都凉了半截。这样几乎就快把答案都讲出来了,可以吗?”

      洁听了,伸出右手,做出请他继续讲的手势。

      “因为我把螺丝少转了一圈,所以脖子的螺丝变得优点松松的,这我心里有数。所以当我拍他的脸颊,摇晃他的上半身给艾刚看时,一边让他的头向后仰,一边小心别让头掉下来。到此为止,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好。这时候,地震来了。实在摇晃的太厉害了,震动让螺丝松,头就掉下来了。当时,说真的我已经放弃杀弗兰哥的计划了。我缜密计划,花时间细心制作那家伙的脸和手脚,也准备好了那家伙平常穿着的衣服,但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在刹那间全破坏掉了。我心想他真是命大的家伙,真的无法置信,我半认真地相信,那场地震,是恶魔为了救他才故意制造的。

      “但是我发现,艾刚好像没有察觉那是假人,他似乎以为看到了脖子上装了螺丝的弗兰哥尸体。大概是喝醉酒的关系,也可能是脸做得太真了。要是艾刚没有信以为真,这个计划就会当场泡汤?;购梦业毕履越疃每?,我想如果接下来顺利的话,计划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

      “但我还是很惘。仓促之间的修正计划,就这样执行的化肯定会出破绽;再说如此一来会花很多时间,就不能在预估的短时间内完成。这是必须在五分钟内完成,否则就会失败的机关,但是我仔细一想,也许反而可以争取到更多时间。只要叫艾刚去找芮娜丝,就会多出很多时间。于是我向艾刚提议,问他要不要去找芮娜丝,如果他不去,我就打算停止这个计划。

      “艾刚毕竟非常担心芮娜丝的安全,他说想去,所以我就让他去了。我还告诉他,接下来我一个人会想办法,要他不用回来,这么一来我就可以彻底完成我想做的事了。既然都走到这一步,就非得把事情完成不可。艾刚已经看到弗兰哥的尸体了,因此在他的认知里,弗兰哥已经死了;何况如果继续让弗兰哥活着,不止芮娜丝,还会有更多人受害。

      “已是我依照计划,右上戴上手套,去弗兰哥的办公室。也许他已经因为地震离开办公室了;如果他不在,这个计划还是要中止。不过现在,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把事先计划好的台词说出来:请过来一下,我的办公室里有奇怪的东西。

      “弗兰哥表示他有兴趣想看,跟我预期的一样。但是当弗兰哥走到灯光明亮的走廊时,我看了吓一大跳。没打领带,白衬衫,黑长,这些都还好;但是外套换过了。上午我才确认过,他却又换衣服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准备了好几套弗兰哥的外套,但是太迟了,艾刚已经看过灰色外套。那是既成的试试,怎样都无法改变,事到如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

      “他乖乖地跟在我后面走来,这是好事,但其实那是因为他也想杀我。我被杀的地方最好是我自己的办公室,而不是他的办公室或走廊。走进会客室,我让弗兰哥看了尸体,就算是他,也不免吓了一大跳。他虽然聪明有才能,但我的计划更高明,心里大喊痛快。趁他蹲在尸体上方那一刻,我用握在口袋里的手,毫不犹豫地瞄准他的心脏开一。我练习过很多次了,一命中。

      “然而这时,发生了我意料之外的事,他也在口袋里握着手,在被集中的瞬间,也朝我开还击,令我相当吃惊,子弹从我身边擦过,打中墙上的小提琴,小提琴从中间裂成两半。在那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我父亲,也想起我们一家漫长而辛苦的生活,还有罗姆人的历史。

      “弗兰哥一毙命,倒在地上。但这又是一件麻烦事。我正好打中和人偶一模一样的问偶只,这和计划一样。不断涌出的鲜血开始染红白衬衫,于是我赶快把人偶丢到地上,把真的尸体放在沙发上。但是他的西装是深蓝色的。艾刚应该会记得当时看见的西装的颜色吧。想到这里,我就无法下判断,深蓝色和深灰色,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当下我的结论是,应该无所谓吧。

      “接着,我赶紧分解人偶,捡起桌脚旁的人头,统统进衣橱里那个事先准备好的大袋子,提了袋子就跑出房间。当然,我特别注意不被人看到,慌张之余我还是锁了门。接着我先到弗兰哥的办公室,惊慌失措的脑子什么好主意都想不出来,我把放在地上,然后从紧急逃生梯下楼,穿越因地震而七八糟的大马路,回我公司的仓库。那里是我最早开发食品模型公司的地方,当使用来当作百货公司的仓库。

      “我锁上大门,打开大袋子,从袋子里拿出人头、锯子,急忙把人偶的螺丝部分切下来,再拿出漆作业用的大型塑胶垫、刀子、锯子、手套装进大袋子,又回到现场。这个时候,对外套的不安又再度涌现,又觉得不换不行,因为深蓝色和灰色差太远了,我想艾刚应该会记得,所以我把人偶穿着第绣有拉诺名字的灰色西装下来,一起戴回现场。在现场,死者的血已经开始干了。当初没有立刻决定换西装是错误的,我想上衣大概没办法沾上血了。

      “我锁上门,打开大袋子,拉出大型塑胶垫铺在地板上。接着戴上手套,把尸体从沙发上移到垫子上,用锯子锯断脖子,血已经不了。然后,我用刀子从躯干部分的肩膀开口,朝内脏的方向往下挖,只挖出必要的和骨头,再用力把螺帽硬进去。这是令人骨悚然的工作,但是非做不可,弗兰哥被进螺丝的尸体,已经被艾刚看到了,必须制造出相同状况的尸体才行,所以我像恶魔般拼命加工。

      “脖子也是,我把刀子从脖子下方的断面,切进皮肤和肌界处,把一圈环状的肌和脂肪挖出来。那股味道非常臭,现在做梦都还会闻到,半夜因此吓醒过来。挖好后,我把中空的螺丝硬进去。这么一来,身首异处、脖子上有螺丝的尸体就完成了。再来是外套,非换不可。

      “我掉尸体身上的深蓝色外套,帮他换上灰色的。我知道他的尺寸所以很合身,但是外套的和下面衬衫的,位置是错开的。这是当然的。因此有必要再开一,在身体开另一个新的。我不偏不倚地把在西装上的,朝下方以倾斜的角度击,然后小心翼翼瞄准衬衫的的位置,从外套的上面再开一。当然,两击角度都一样,这么一来,弗兰哥应该会被视为中了两。

      “完成后,我把没头的尸体放回沙发,把脖子装了螺丝的人头,放在桌子脚边的位置,我把真正的弗兰哥的尸体,重新呈现艾刚稍早看过的样子。然后我赶紧收拾工具,把所有的工具用深蓝色的外套包起来,再用塑胶垫卷起来,装进大袋子,手套也下来放进去。这次我没锁门就回到马路对面的仓库里,当然,这次也很小心不让人发现。

      “我在仓库的洗手间不断用肥皂洗手,还用钢刷刷了好一阵子???img src="image/qiang.jpg">时,虽然隔着手套,但火药还是可能沾上手指。如果警方用光灵敏检查,我的手和这个理台恐怕都会检测出血迹反应。但是我想既然都戴了手套,应该不要急才对。我不放心把沾了血的工具放在仓库。如果检查需要,这里也可能成为调查地点之一;万一自己被留置,无法马上回来;但要是把别人卷入处理善后的工作。这里可能就会曝光,再说我也不相信任何人。但是,没有时间开船出海把这些丢进海里,台外报警反而会让警方怀疑。因此,我先把沾了血的刀子等工具清洗一下,藏在我自己车子上的脚踏垫和座位底下,也放在一起。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我赶紧跑到八打雁警察局。警局也因为地震收到了严重的破坏,他们吩咐我坐着等,等了很久。等待时的不安情绪差点让我发狂,后悔的念头得我几乎崩溃。早知道地震发生时中止计划就好了,有好几次我都这么想。那么诡异的尸体被看到的话,一定会全国哗然,警方一定会全力缉凶。这么一来,我的计划肯定会败。我觉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蠢事,这下子完蛋了,我甚至认真地想逃出警察局?;褂形兜?,我突然发现,我穿的衣服上沾有浓浓的血腥味。我应该换件衣服再来,我根本没料到要做那么可怕的事。

      “这是我涉入这个时间的全部经过。警察看过现场后,出人意表地完全没有怀疑我。我的仓库、不在场证明、衣服上的味道,完全没有被怀疑,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其实那是因为芮娜丝被捕了,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每天都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在现场的时候,我也没怎么被警察盘问。警察自以为是地问这问那,我也随声附和就应付过去了。我装作被吓得精神恍惚,其实我的心情确实也是如此,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成是我单独发现弗兰哥的尸体的。

      “而且,放在弗兰哥办公室的手,是我击弗兰哥的凶。两把都是同型的,我拿错了。虽然上没有指纹,但是,有哪个凶手会笨到把凶放在现场附近的?我已经完全惊慌失措,错误百出,根本算不上完全犯罪。然而在懵懵懂懂之中,我好像无罪开释了一样?!?br>
      “因为席皮特小姐被捕了?!苯嗨?。

      “但我根本不晓得。因此我决定趁逃得了的时候,赶快离开菲律宾。于是我去了欧洲,躲在我还拥有公民权的罗马尼亚。我在布加勒斯特租了一间平凡的公寓,过了一段很低调的日子。一年左右之后。我开始收集罗马尼亚的资料。当然知道芮娜丝被捕,吓了一大跳。芮娜丝被捕的消息,当时并没马上公诸于世,大概是因为她受伤、住院的缘故吧。

      “艾刚也下落不明,我很担心。于是我独自辗转回到八打雁,到处打听艾刚的消息,最后终于在收容所找到他。他失去记忆,名字也被改成杰克•强生,他被当作美国人,因为他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他好像到坏朋友,喝酒、毒样样来,身体也变得很差。我想尽我所能帮助他,但我帮不上什么忙,顶多只能以朋友的身份,从收容所把他接出来,带他回瑞典。在赫尔辛堡租房子给他,暂时让他住,之后我又自己旅行去了。

      “但是,我的旅行没有预期的收获,每天都很失望。我想那是我杀人的报应。我悄悄回到赫尔辛堡,发现艾刚独自栖身在公园,全身脏兮兮的,让走在路上的主妇们看了退避三舍;在这么下去,他很快就会病死。

      “所以我想办法让他住进赫尔辛堡的更生机构,并且预付了一点钱。把他安顿好之后,我到斯德府要求补助,外国人也没问题。而且这么做可以更快申请到永久居住权,没有医生资格也可以开设。就这样,我帮艾刚从赫尔辛堡带来,让他住院。这就是到现在为止的事情经过?!?br>
      院长说到这里暂停了一下,我没有说话。

      “对艾刚来说,这样总算可以过着比较像人的生活。但是,随着我自己越来越接近人生尽头,就越为芮娜丝烦恼。每天早上,我都从梦见芮娜丝的梦里醒来。这时候,刚好艾刚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御手洗医生,还说你已解开案子的谜底。我心想,审批终于来了,于是就和他们一起过来,相对医生坦白一切,希望能救出芮娜丝,我想这样做的话,我会比较轻松,也可以安心离开人世。我非常感谢医生给我这个机会?!?br>
      “卡尔•萨茨其十个彻头彻尾的恶魔,杀了他我一点也不后悔。如果再回到那个地方,那个时代,我还是会再杀他。但是芮娜丝真的很可怜,如果上帝给我重新再做一次的时间,我回杀了萨茨其,但不会连累芮娜丝。我发誓。

      “这通电话应该有录音吧?我明天准备一下,后天就去菲律宾。我不再逃避、也不再隐瞒,我也会带艾刚一起去。要做笔录或出庭,我都配合。我在这里要提出要求,请尽快释放和本案无关的芮娜丝•席皮特,也希望八打雁警察局得到应有的处分。

      “那么,我要为前往菲律宾做准备,先告辞了。这是我仔细考虑后的决定,绝不更改,请放心。御手洗教授,谢谢你让我下定决心。你拥有超凡的能力,今后请你不仅要帮助怀有脑疾的病人,也要帮助因为犯罪身败名裂、或即将身败名裂的人。这是我的请求?!?br>
      “我会尽我绵薄之力?!?br>
      然后两人互相握手。

      接着,洁对这电话扩音机说:“席皮特小姐,你很快就要被释放了,请再忍耐一下。马尼拉监狱的各位,以及八打雁警察局的各位,谢谢你们的协助,这通电话到这里可以结束了。莫德凡•修特方先生和艾刚•马卡特先生后天会去菲律宾,请你们做好重新审判的准备?!?br>
      “御手洗医生,谢谢你?!避悄人拷械?。

      艾刚等洁从椅子上站起来,马上叫他:“御手洗医生!”然后一把抱住他??拮潘担骸耙缴?,谢谢你,我第一次碰到你这么的人?!?br>
      “艾刚,我们会再见面,真的会再见面,对不对?我真不敢相信。啊,感谢上帝!”芮娜丝的声音也说。

      “芮娜丝,等我,我马上过去。我马上就把你从监狱里救出来。你出来后,我们再一起住,我们是夫??!”艾刚说。

      “好,如果你还要我的话。啊,我好担心,我已经老了?!?br>
      “我也老了,芮娜丝?!?br>
      “御手洗医生,我该怎么谢谢你才好呢?”芮娜丝说。

      “下次请我吃卤好了?!苯嗟厮?。

      “没问题!那么我要挂电话了。真的非常谢谢你?!?br>
      然后电话挂断了,房间一片寂静。

      “医生,我该说什么才好呢?”艾刚绿色的眼睛充泪水“我没有办法表达我的谢意,我很穷,什么都没有,不但没有钱,连记忆都没有?!?br>
      “你有更的东西,”洁说“后天,你终于要回到橘子共和国了。然后,你要继续写续集给我看?!?br>
      “好?!卑招α顺隼?。

      “然后我们一起吃卤。请你跟席皮特小姐知会一声?!?br>
      “走吧艾刚?!蹦路?#8226;修特方先生站在门口催他。

      等艾刚走近后,莫德凡朝洁挥手道别。

      “修特方先生,还有一件事?!苯嗨?。

      “什么事?”

      “卡尔•萨茨其涉嫌在比利时还是哪里投了教堂的祭坛画,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痹撼に?。

      “那是哪里呢?”

      “比利时,是特市圣巴夫大教堂里的‘神秘的羔羊’其中的一幅——‘士师图’。那是凡•克兄弟花了二十年时间才完成的杰作,只是一直不知道是谁偷的、怎么偷的?!?br>
      “原来是圣巴夫大教堂啊。萨茨其承认是他偷的吗?”

      “不,他是提过这件案子,但也只是得意地窃笑而已。大概就是他干的没错,他当时就颇嚣张,好像在说有本事就破案给我看?!?br>
      洁点点头。

      “你对那个案子有兴趣?”

      “是啊,从以前就一直很有兴趣?!?br>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破案,那是到目前为止无人能破的悬案。我们先告辞了?!?br>
      莫德凡•修特方微微欠身行礼,转身离开,艾刚也跟着离去。

      “祝你们旅途平安!”洁对他们说。然后回来,坐在沙发上,小声地说:“这大概是他最后一趟旅行了?!?br>
      只剩我和洁两个人,我带着终于松了一口气的心情,叹了一口气,坐在他前面的椅子上。心情放松之后,有点累。

      “洁,你这次的表现太精彩了?!蔽矣芍缘厮担骸拔颐且恢倍即谡飧龇考淅?,但感觉上好像环游了世界一周似的。不,比环游世界更。你赶快把这次的经验写成书?!?br>
      “是吗?”洁说,笑了笑。

      “当我带艾刚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做梦都没想到会牵引出这么不可思议的故事。好像被迫坐云霄飞车一样,高xdx迭起,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发展?!?br>
      洁点点头。

      “螺丝原来是那样啊,洁,完全出乎意料之外?!?br>
      “推理的逻辑,本身就是丰富的故事,”洁说:“够写一本书了?!?br>
      “是啊,这次我完全能够了解?!蔽宜?。

      “那么,愉快的消遣结束了。该回头做本来的工作了,摸鱼摸太久了。但是在工作之前,我们再去吃鹿和腌鲱鱼好不好?那个很好吃?!苯嗨?。

      “可以。好,今晚就让我请客,算是让我感动的谢礼?!蔽宜?。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苯嗨低?,站起来拿大衣。

      人形泥偶5

      “噢,我已经埋葬了那个恶魔?!避悄人克?。

      “是你埋的吗?”我觉得有点意外。

      “对,是我?!避悄人靠隙ǖ厮担骸八丫氐赜チ?。他不是该待在这个世界的人,他不是人;他没有感情,只靠大脑活着。在他眼里,除了自己,其他人都像是动物,不,是像昆虫活着爬虫类一样?!?br>
      “你也知道这些了?”我问。

      “对,我早就知道,一直都知道,所以我根本不爱他??醋潘?,我才相信恶魔真的存在;原来真的有恶魔混杂在我们的世界里,但是有恶魔就有上帝,我知道?!?br>
      这个回答,让我知道自己还在做梦,因为这个回答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答案,我一直期待他会这么回答我。但是她的认知,一直没有到这种深度。

      只是,我并没有因为知道自己还在做梦而失望,反而有点轻松。我看了一下四周,我们正航行于湛蓝的苏禄海上。

      “无论如何,你能重获自由,真是太好了?!蔽矣械阈乃岬囟运?。

      “是啊,多亏有你?!?br>
      然后芮娜丝一边着海风,一边抱紧我。我闻得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同时也感受到她的右手硬硬的,她的右手是义肢。

      “啊,劳洛,我爱你有多深呢?!”她在我耳畔说:“我希望能和你过一辈子。我想和你一起住,一起生孩子,当孩子的父母亲,一起变老?!?br>
      然后她放开我,接着说:“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已经老了,没办法生孩子了?!?br>
      她又说:“你想我失去的右手,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但失去的不会再回来了,懊恼也没有用?!?br>
      “对,因为四季会更迭?!蔽宜担骸巴蛭锒加兄芷谘?,所有的事物都在变迁,都在改变,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这是亚洲的思想。随波逐也无妨,不为所动也罢,两者都是人的生存方式?!?br>
      “对,一切都变了,”芮娜丝也说:“动不安的亚洲也变得安静、和平了?!?br>
      “是啊,我们一直希望能变这么安定。战争会召唤疯狂的人?!蔽宜担骸罢秸嵌衲堑呐啥??!?br>
      “对,也有人被这愚蠢的战争牵连,白白断送了一辈子?!?br>
      芮娜丝说完后,低头偷偷笑了出来。我看了她的样子,知道我问问题的机会来了。

      “你爱艾刚吗?”我问。

      “爱?!避悄人矿贫ǖ鼗卮?。我没有嫉妒,很满意她的回答。

      “我是你的右手,艾刚的眼睛是你喜欢的苏禄海?!彼低旰?,我没来由地感到欢喜。

      我是她身体的一部分,而且比艾刚重要。

      “我已经旅行很久了,几乎环绕过地球一周。今后,我想以父亲的身份守护着你们,然后我会像个罗姆人,在旅途中结束我的一生。保重,希望今后你和艾刚幸??炖??!?br>
      我早就想这么说了;我差一点来不及说就离开这个世界。能在最后说出口,我非常足。

      ——全文完——
    ( ← ) 上一章   螺丝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龙卧亭杀人事水晶金字塔对谁来说都不被诅咒的木乃希腊之犬Y之构造黑暗坡食人树出云传说7/占星术杀人魔极速快三计划D坂密室杀人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岛田庄司最新创作的免费推理小说《螺丝人》第二十节及螺丝人最新章节第二十节在线阅读,《螺丝人(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螺丝人的免费推理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极速快三计划 www.rgpk.net)
  • 中国文化和旅游部严查严管营业性演出市场 2019-07-20
  • 涉嫌诈骗1200万 潜逃韩国8年逃犯归案 2019-07-17
  • 图解:首批黑臭水体督查开始,一图看清分布和举报方式 2019-07-16
  • 安徽省推动十九大精神在基层落地生根 2019-07-16
  • 端午假期国内游客超8900万人次 全域旅游见成效 2019-07-15
  • 湖北治理违规提取公积金 防止用公积金炒房 2019-07-15
  • 【学习时刻】中央党校徐浩然:把“人民”二字镌刻在党的旗帜上 2019-07-13
  • 两个和尚锵锵锵95期:佛教“不维权”是理性吗? 2019-07-13
  • 红木频道内容与广告合作专题 2019-07-13
  • 不能,美国没有信誉,特朗普,不靠谱。 2019-07-03
  • 3岁小孩骑童车绊倒老人算交通事故警察这样解释 2019-07-03
  • 阜阳网络达人“点赞”颍泉绿化提升专项工作 2019-07-02
  • 贸易战,只能是双输。我们是众志成城,美国却不一定。 2019-07-01
  • 江西颁发首张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特别法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证 2019-07-01
  • 少女与妈妈每年自拍两次 最后一次让十几万人哭了 2019-06-30
  • 360浏览新浪彩票网 百乐门主公式两码中特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top 江苏快3彩乐乐网 山东体育彩票快乐扑克中奖规则 新疆18选7开奖号码 任9玩法规则 四月天象棋网 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中特网 时时彩三星组六是什么 青海快3推荐号 中彩网开奖 贵州快3走势图彩票控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