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
  • 《鬼手天医》第193章大结局及《鬼手天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极速快三计划
    极速快三计划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极速快三计划 > 穿越小说 > 鬼手天医  作者:火龙汐 书号:47034  时间:2018/11/13  字数:29153 
    上一章   第193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在荷花池前站着的墨见不仅他们返回了,就连八煞他们也来了,微怔了一下,看着他们走近,见,除了认识的之外,还有那穿着月牙袍的男子是不认识的,目光在那人的身上打量了一下便移开了,落在被云曦牵着的云笑身上,见她身上的灵力气息已经恢复,心下浮上一丝诧异。

      “进去说吧!”沐宸风和唐心看着众人,带着他们往宫殿中走去,云曦和笑笑各牵着他们两人的手,一脸的欢喜。

      八煞他们朝墨点了下头,打了声招呼,也一同迈步走进里面。

      在宫殿的主厅落座后,沐宸风的目光落在月无双的身上,沉声道:“还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月无双站了起来,微微拱手朝他们两人行了一礼,道:“在下月无双,见过玄冥真君,金莲圣主?!?br>
      “月无双?月之界的领主?”唐心挑了下眉,清幽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问:“你来天之界,所为何事?”

      这一回,不待月无双开口,被沐宸风抱在怀中的笑笑便已经开口笑盈盈的道:“娘亲,他是我师傅,那一回我摔下悬崖,是他救了我的,而且我身上的灵力也是师傅帮我恢复的,师傅对我可好了,很疼我的?!彼底?,她从沐宸风的怀里溜了下来,跑到月无双的身边,小手拉着他的衣袖道:“师傅师傅,你看我爹爹娘亲是不是很厉害?”

      与唐心一同坐在主位上的沐宸风低头看了一眼空空是也的怀抱,久没见面的女儿这会他还没抱够呢,她就溜走了,还跑到那个叫月无双的男人那里去了?她师傅?还很疼她?他抬起深邃的目光,睨了那月无双一眼,脸色微沉,明显的就知他此时心情不大好,而且也对这个月无双不太待见。

      眼角瞥见沐宸风那黑沉的脸色,唐心角微微勾起,目光落在月无双的身上深深的看了一眼,而后,缓声道:“原来是无双领主救了小女,还替她恢复了灵力,如此,我还得多谢你,多谢你这些日子对小女的照顾和疼爱?!?br>
      “无双岂能承圣主一声谢,再说,笑笑如今是我的徒儿,做这点事也是我的本份?!蔽匏潞偷男α诵?,听着她加重的照顾与疼爱几个字,心头微微一震,心下暗自思忖着,没见过这两人时就知他们不简单,如今见了这两人,更觉得这两人就是两只老狐狸,在他们两人的目光之下,他的那点心思似乎变成透明的。

      “哦?笑笑已经是你的徒儿?”坐在主位的沐宸风挑了下眉,瞥了月无双一眼,忽的勾起一抺高深莫测的笑意问:“那不知可是已经行了拜师礼?喝了拜师茶?要知道,一为师,终身为父,礼数可不能失?!?br>
      月无双边的笑意已经有些微僵,明显已经快要笑不下去了,听着沐宸风加重的说着一为师,终身为父这几个字,似乎是别有所指,又似乎是故意说给他听的,着实是让他有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厅中坐着的众人,听着他们三人的说话,不由的,也是微怔了一下,目光在几人的身上来回的打量着,视线落在月无双的身上时,变得若有所思。

      而在这时,笑笑扬着声音笑盈盈的道:“爹爹娘亲,师傅说不用行拜师礼,他说没那么多的规距,只是叫我遵守好三点门规就好了?!?br>
      听到笑笑说出这话来,月无双的嘴角一,无语的别开了眼,实在是无法再去看主位上那似笑非笑的两人变得冷冽的目光。

      “哦?还有这事?那不知是什么样的门规?”沐宸风冷笑着,目光不善的扫了月无双一眼。

      “呵呵,真君和圣主见笑了?!痹挛匏潞偷男α诵?,了上沐宸风不善的目光,道:“入我门下,规距并没有那么多,我与笑笑虽以师徒相称,但平里亦师亦友,那三点规距,也只有门中徒弟才能得知,实在不便说与真君和圣主知道?!彼π戳艘谎?,温和的笑了笑。

      见状,唐心朝沐宸风看了一眼,微微对他摇了下头,而后,对着众人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我们就说说最近的事情吧!”

      听到她移转了话题,月无双不由微松了口气,要真让笑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三点,只怕他马上就会被玄冥真君和金莲圣主赶出了天之界,连带的隔绝笑笑与他相见。

      “笑笑,过来,爹爹抱你?!币蚪哟サ教菩牡难凵?,沐宸风便也没再追问,只是,看着自家贴心的闺女站在别人的身边,他是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就好像什么宝贝被抢走了一般。

      “好?!毙π郧傻挠α艘簧?,迈着小短腿笑咯咯的朝他跑了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

      再次将自己软乎乎的可爱女儿抱在怀里,沐宸风的脸色才缓了缓,有了一丝的好转,摸着女儿柔顺的乌黑发丝,眼中尽是宠溺的柔和神情。

      “主子,我们要来的路上听到各地有传出百姓被杀的消息,不知是不是那天魔的爪牙在作怪?这事可要我们去查一下?”冷煞沉声开口,目光看着主位上的唐心。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道:“这事我估计不止是天魔的爪牙,天魔已经从镇魔神石中破界而出了,如今也不在天之角那里,最近血杀四起,我想应该就是他动的手?!彼纳粑⒍倭艘幌?,又道:“今日本来我们打算去当地看一下的,正好遇到你们来了,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几人去查,若是发现天魔的下落,记得不要动手,先回来通知我们?!?br>
      “是?!奔溉说奔从α艘簧?。

      沐宸风朝众人看了一眼,而后,便对玄月道:“玄月,你带月无双几人下去休息?!?br>
      “是?!毙抡酒鹄从α艘簧?,走到月无双的面前,做出请的手势:“无双领主,这边请?!?br>
      心知他们不喜他在这里,月无双笑了笑,便也站了起来,拱手道:“那我便先去休息,各位,慢慢聊?!彼底?,看了那被沐宸风抱在怀中的云笑一眼,这才迈步走了出去。

      云笑本来也就不是迟钝的人,听着他们的话,再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也知她爹娘似乎对她师傅不喜,当下,便仰着头看着她爹爹,问:“爹爹,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师傅?”

      “哼!那月无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便邋贩缋浜吡艘簧?,随即又待着:“笑笑,既然没行拜师礼,爹爹就再给你找个师傅,这个不要也罢?!?br>
      笑笑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道:“可是师傅对我很好??!而且还是他救了我的,他很疼我,我要什么都会给我,而且我感觉得出他很关心我的?!彼翟诓幻靼?,他爹爹怎么就不喜欢他呢?

      “他当初救了你却把你留在他的身边,派人送了信回来你在什么地方也不说,只是说了你没事不用担心,他不知道我们当时都很担心你吗?不知道我们派出了多少人在找你?他是月之界的领主,再加上知道我们是你的爹娘,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们为派出人在找你?他定是心存诡计,你以后离他远点,此人收你为徒定是用意不纯?!?br>
      笑笑愕然的张大了嘴,眨巴着眼睛,其实她想告诉她爹爹,她师傅待她真的好的,而且她觉得应该也没什么企图,只是,看着他爹爹这越说越沉的脸色,她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不再开口,明显的,她爹爹就是不喜欢她师傅。目光不由的朝她娘亲看去,见她娘亲目光柔和的看着她,她顿时扬起了一抺笑:“娘亲?!?br>
      唐心眸光柔和脸上带笑的看着云笑,又看了沉着脸的沐宸风一眼,道:“好了,此事暂且不说,不过,笑笑,你爹爹是为你好,这个月无双,我们还得再观察一下,你也别跟他太过亲近,多跟你哥哥一起就好?!?br>
      笑笑嘴角搐着,笑笑的应了下来??蠢?,娘亲也不喜她师傅??!是不是她师傅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了?惹得他们不喜?嗯,找个时间得去问问他。

      接下来,唐心问了八煞他们几人遇到那人后的事情,在听到那人把他们丢到地狱森林还让人去伏杀他们后,眸光微闪,笑了笑:“这人还是这样,多少年了,做事还是这般的由心?!?br>
      沐宸风听了挑了挑眉:“你当年与他有情?”这话问得有点酸酸的,试想,任谁自家娘子总有男人暗中帮着她,心中多少都会有些吃醋。

      “算是吧!”唐心笑了笑:“隔了这么多年,很多事情我都忘得差不多了,只不过,知道他不会是我们的敌人就是了?!?br>
      血煞听后诡异一笑,道:“主子,真君,我们被整得那么惨,所以,我们在离开的时候,特意给他送了一份厚礼?!?br>
      一听这话,沐宸风顿时来了精神,眸光泛着亮光问:“你们做了什么?”

      八煞相视一眼:“我们在地狱森林里抓了上千条毒蛇放进了他的宫殿,又将他宫殿中的灵药和灵宝阁里的东西一扫而空?!彼底?,八人站了起来,走到厅中间,心念一动,将那空间戒指中的东西全拿了出来。

      厅中众人看到他们八人从空间中拿出来的那一大堆东西,除了灵药之外还有很多珍宝,每一样看起来都是价值连城之物,甚至连一些法器之类的东西也有,看得众人一阵愕然。

      “你们这几个小子,也太狠了吧!这是将他的宝贝全搬空了?”老头瞪着眼睛,看着厅中那如小山一般的财宝,看着这堆置东西,就可以想到被偷的那人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哇!冷煞叔叔,你们好厉害!”云笑崇拜的看着他们,小跑到那财富小山的面前,惊呼声连连,拿起这样看看,又拿起那样看看,爱不释手的小模样让人见了都忍不住一笑。

      沐宸风见状也不由的勾起了角,出了一抺笑意,赞赏的看了八煞他们一眼:“做得不错?!?br>
      唐心好笑又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对冷煞他们道:“把东西收起来吧!你们就去查查天魔的下落,必要的话,若是看到天魔的爪牙,就先将之清除,天魔你们就不要正面与他对碰,饶是你们如今是至尊级别的实力,只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一切小心为上?!?br>
      “是?!奔溉苏?img src="image/se.jpg">的应着,将厅中的东西收了起来,便对他们道:“那我们现在就去?!?br>
      唐心站起身,从空间中拿了几瓶丹药给他们:“这个你们带着防身,去吧!小心一点?!?br>
      “谢主子?!卑巳说懔讼峦?,将东西收起,这才迈步往外走去,御剑飞离了这片天地。

      见他们一家团聚,帝殇陌站了起来,道:“那我也先下去,你们聊聊吧!”

      “嘿嘿,老头跟你一道走?!崩贤芬舱玖似鹄?,沐宸风和唐心道:“你们难得一家团聚,这会两个小孩也在这里,好好说说话,我们就先去逛逛你这宫殿?!彼底?,拍了拍帝殇陌的肩膀:“走吧走吧!”迈着步伐就往外面走去。

      墨也对唐心他们道:“我带他们转转?!彼底?,便也跟着走了出去。

      厅中剩下他们一家四口,唐心和沐宸风两人怀里都各抱了一个,看着他们的孩子,两人相视一笑,听着两个孩子在给他们讲着最近他们所经历的事情,厅中气氛幸福而温馨,但,唐心和沐宸风都知道,这一刻的温馨并不是长久的,他们眼下还将面临着一个大敌,天魔!

      因为有八煞他们前去查看,唐心他们便没再动身,而是等着他们先去查探,看看天魔是否在那边出现,也因此,他们空出来的这段时间,便陪着两个孩子,毕竟他们一家总是少聚多离,大战在即,他们在备战的同时,更珍惜着一家人相处的时光。

      另一边,八煞他们几人约用了三天的时间,来到了发生凶杀案的昌平城,几人站在那昌平城外,见城门紧闭着,不由相视一眼,其中一人上前询问,才知因为最近死的人很多,城主为了让城中百姓不再无端受害,便下令闭城,此时,因为最近的凶杀事件,城中人人自危,无人敢提要出城,天色一暗,更是纷纷闭门谢客。

      因为他们八人都是至尊强者的原因,守城的护卫便将他们请到城主府,城主一听外面来了八名至尊巅峰级别的强者,也连忙出来拜见。

      一入厅,看到八名白衣男子端坐在厅中,气势凌厉,浑身散发着摄人的煞气,不由的心头一凛,上前拱手朝他们行了一礼:“在下昌平城城主,西门瑞,不知几位尊者如何称呼?”看他们的实力竟是至尊巅峰,竟比他的实力还要强大,不由的,再一次暗暗的打量着他们八人,猜测着他们的来意。

      冷煞站起来,拱手一礼,沉声问:“西门城主,天之界金莲圣主回归,你可知晓?”

      西门瑞一听,当即道:“那是当然,此事乃天之界大喜之事,西门瑞身为一城之主,如此大事,又岂会不知?再说,当整个天之界的莲花盛开,此事但凡是天之界的子民都知道,我们的领主已经归来?!?br>
      冷煞点了点头,这才道:“那我便直说了,我们乃金莲圣主手下八煞,圣主如今已经重归金莲宫殿,但因天之角封印着的天魔被原本掌管着天之界的鸢尾放了进来,据圣主所猜测,那鸢尾已经被天魔夺了舍,占据了身体,而最近各地发生的血杀事件,估计就跟天魔不了关系,因此,命我等八人前来查明,希望西门城主尽力配合我们?!?br>
      西门瑞没料到他们八人竟是这样的来历,不由一惊,连忙再度拱手行了一礼:“不知几位尊者竟是圣主派来,西门瑞有失之处,还请几位尊者莫要见怪?!?br>
      他们这里的血杀事件,除了他这个当城主的会担忧想查个水落石出之外,估计别的城镇的人也不会多再手,再者,一些拥有至尊修为的修士更不会特意跑到他们这里来,再者,他看这几人这一身凌厉的气势,蕴含煞气的气息,本就不是一般的人物,如今听他们说是圣主派来查那血杀事件的,更是不会有丝毫怀疑,要知道,据闻天魔被封印在天之角一事,各大城主都是知道的,只是,那镇魔神石与结界非同一般,哪怕是他们这些人,也不一定能破得了那结界和神石,如今听说他们这里的血杀事件跟天魔有关,心下惊诧之时,更多了几分忧心。

      天魔,据闻,可不是好对付的,如今这天魔在他们天之界,这可麻烦了??!也只望他们圣主,可以尽快的除了天魔,让天之界恢复原本的太平盛世。

      “我们想要知道,最近一次发生血杀事件的是在哪里?又都是一些什么人遇害?以及,所有遇害者有没共同的特征?”冷煞沉声问着,目光落在那西门城主的身上。

      “几位尊者,最近的一宗遇害是在城西那里,遇害的人当中有的是修士,有的是普通百姓,而且死法都是一样的,浑身一滴血也没有,枯瘦如柴,浑身血被得一干二尽?!?br>
      听着这话,八煞他们相视一眼,又问:“那这事件是隔多久发生一次?上一次距离现在又多长时间了?”

      “每隔三天就有人死去,而今天正好又是距离上一次事件发生的第三天?!彼灯鹫飧?,西门瑞脸上尽是凝重之:“我已经加派了人手四处巡视,城门也关上没让人进去,只盼,今夜不要再出事就好?!?br>
      闻言,冷煞道:“那就麻烦西门城主带我们到城中四处走一回,看看有没什么线索,让我们熟悉一下地形,今天晚上,我们几人也会加入巡查?!?br>
      “好,我这就带几位尊者去?!彼λ底?,做出请的手势:“几位尊者,请?!?br>
      这一天,八煞跟着西门瑞在城中四处查看了一番,熟悉了一下城中的地形,也以神识扫视了一番,到了夜里,八人在低声说了几句话后,便各往八个方向而去,打算在暗处注意着,看看今晚有什么动静。

      天色一暗,无论是大街还是小巷,全都熄了灯,关了门,四周一片静悄悄的,正因为这份不同寻常的静悄悄,让这城中看起来越发的诡异,越发的令人不安。

      暗处,冷煞他们各守住了他们认为已经阴暗的地方,如果真是天魔的爪牙在做怪,那,他们势必会从阴暗的地方出来,只是不知他们是潜伏在这城中还是到了夜下之后再进城来,今天白天他们在城中四处查看了一番,却是什么魔气也没感应到,因此,他们猜测,极大的可能是那些爪牙都是入夜后才进来的。

      他们今天看了一下死去人的尸体,觉得如果是天魔亲自动手的话断不可能是那样,因此,极有可能是天魔的爪牙在动手杀人,只是,让他们不解的是,为何会是天魔的爪牙在人的血?

      夜,渐深,夜风渐凉,吹拂过树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子时一过,守在城门暗处的冷煞便注意到,一如同蔓藤一般的诡异藤条伸进了紧闭着的城门下方那一条小,而随着那蔓藤的进来,渐渐的,一连着数不清的蔓藤都从下方窜了进来,待进入城门之后,那众多的藤条竟是一变,形成了一个人形模样的树藤,那头顶上的藤蔓还在四处舞动着,它一步步的往前走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暗处,冷煞冰冷的目光一直注意着那树魔藤,如果他没猜错,那应该是有些岁数的蔓藤成妖,而后被天魔的魔气所控,成了魔藤妖物。屏起了一身的气息,恍如空气一般无声无息的跟在那妖物的身后,他不急着出手,因为目前没有看到别的妖物,只看到这么一只,而且根本死去的人数来看,每次进来的妖物数量应该不多,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对付天魔也许是不行,但对付这些妖物,却是绰绰有余。

      “呜呜…”

      夜中,隐隐的传来了孩童哭喊的声音,因为夜的寂静,让这声音在这里显得越发的清晰,跟在后面的冷煞眸光一扫,落在了其中一间民屋那里,而后,朝前面的妖物看去,果然,看到原本正往前走着的妖物在听到声音后顿下了那蔓藤形成的脚,一转方向,寻着那小孩的哭声走去,那在空气中挥动着的藤条,似乎异常的兴奋一般,舞个不停。

      见那妖物猛然伸展出的藤条要窜入那民屋,他眸光一冷,当即拔出随身佩剑,凛冽剑气伴随着灵力的挥出而劈出,速度之快,如同闪电!那妖物也许是感应到袭来的危险,猛然一回头,藤条一收,看到那骇人的剑罡之气已经袭向面门,咻的一声,连它想要避开都来不及,那伸出在半空中还不及不收回的蔓藤就被那剑罡之气劈断,掉落地面。

      “嘶!嘶…”

      那不是倒冷气的嘶嘶声,而是一种似吼叫不出的嘶喊声,沙哑而暗沉,嘶嘶的吼着,那被冷煞削断的蔓藤掉落地面,不仅地面有了一些青绿色的汁,就连那被削断的那一节还在舞动的蔓藤也在滴着青绿色的汁,仿若人体受伤出来的鲜血。

      “嘶嘶!”

      似是愤怒的嘶吼声从那妖物的口中发出,它将那蔓藤变大,上面还长出了一尖尖的长剌,猛的就朝冷语煞了过去,同一时间,其他的蔓藤也不约而同的朝他窜去,有的住冷煞的手脚,有的则如鞭子一般,咻的一声,发出攻击。

      “区区妖物,也敢在此作怪!”冷煞沉着声音厉喝着,猛的身体一倾往前掠去,手中泛着雄厚灵力气息的利剑咻咻咻的发出凛冽的剑罡之气,朝那蔓藤袭去,那蔓藤有的被削落,有的却还在生长,如同鞭子一般的出,击落在地下时,发出了一声声凌厉而摄人的鞭打声,听得那附近周围民屋中的百姓心惊胆战,有的偷偷打开门窗往外看去,在看到那似怪物一般的树蔓藤时,不由迅速捂住嘴巴,以防惊呼出声。

      “咻!嗖!”

      数十条的蔓藤迅速织而成,哪怕有不少被削断在地上,也能迅速生长出新的藤条袭向冷煞。冷煞也注意到这一点,手中利剑削断的藤蔓会再生,那就不再攻击这些藤蔓,先废了这妖物的内丹,内丹一毁它势必打回原形!

      打定主意,他一面避开着那些藤蔓的攻击,一方面向将目光在那妖物的树身上掠过,神识一扫,凌厉的目光落在那妖物的着头顶,他低哼一声,握紧手中利剑,脚下步伐突然一变,手中剑罡迸出一股凌厉光芒:“去死吧!”声音一落,随着步伐诡异的一变,身形猛然凌空跃起,手中利剑举起,狠狠的从高处劈落,一剑劈向下方那妖物的头顶,将之一劈为二,也就在长剑劈开那妖物之时,妖物幻化形成的树身猛的化成了一青绿色带剌的藤蔓,藤蔓被从中间劈开,了中间那一小颗泛着光芒却已经被切成两半碎落地面的小小妖丹。

      “嘶!嘶!嘶…”

      一声声的嘶嘶声由大到小,直到周围一片静止,那地上的妖物随着妖丹的毁去,化成了一滩青绿色的体。那周围听到战斗微打开门在偷看着的百姓看到冷煞那么英勇,几下就将那妖物给杀了,松了口气的同时,更是崇拜的看着他,如果他们也有那样的身手,也就不用担心着会被妖物杀了。

      冷煞看着地上化成一滩青绿色汁的妖物,微拧了下眉头,又看了那城门一眼,若有所思。如果那些妖物都是从外面进来的,那就说明天魔应该藏在离此城不远的地方,离此处不远的地方,他们记得来时见到有一处森林,莫非,是在那里?

      这一夜,不仅冷煞这里遇到了入侵的妖物,这连血煞他们几人守着的地方,出有妖物进入,而且进入的妖物比他这边的还要多,因此,那边的动静很大,就连城主的护卫都惊动了。

      冷煞往那边赶去时,也加入了战斗之中,只不过最后他们并没有将那些妖物全部杀死,而是让其中的一个妖物有机会逃走,他们尾随在后面,打算看看那妖物藏身之地是否天魔也在那里。

      趁着夜,他们尾随而至,果然,跟着那妖物来到了那一处森林,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那森林之中的不是天魔,而是一群各类的妖物,它们盘在树木之上,收着空气中的灵力气息,冷煞他们相视一眼,血煞以极快的速度结出了结界,将那些妖物困住,不让它们逃走,同是,几人跃入结界之中,雷煞使出雷天神塔,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几只她妖物收入塔中将之焚灭,冷煞使出东皇钟,将那些妖物撞毁,血煞使出黄金剑,一剑劈落,那群妖物所剩无几,惊慌失措的想逃,却被结界困住无法逃离,只听林中响起的砰砰声与凄厉的惨叫声不断,约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周围恢复平静,就连空气中涌动着的灵力气息也随着散去,直至不见。

      与此同时,在金莲宫殿之中,唐心突然心神一震,当即凌空而起,跃上宫殿的顶端,看着天之界的天空,原本蔚蓝的天色笼上了一片乌云,而这片乌云还在以着诡异的速度在窜动着,不一会,便覆盖了大半边的天空。

      沐宸风他们等人见到她的异状,也跃至顶端一看,这一看,众人的神色不浮上了几分凝重。帝殇陌看着那一大片的乌云,又看了看唐心,道:“这片乌云魔气冲天,定是天魔搞的鬼?!?br>
      “他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召集了魔修和那么多的妖物?”沐宸风拧着眉头,看着那天空中的那一片乌黑的云层,因为魔气的冲天,那一片天空整片都暗了下来,如今还是白天,却如同黑夜。

      “这样大的动静,估计各地的百姓都会惊慌不安了?!崩贤犯ё藕?,也喃喃的说了一句。

      月无双看了他们一眼,问:“这样的动静,可要去看一下?”

      唐心和沐宸风回头瞥了他一眼,而后,沉声道:“老头,月无双一起你留下来照顾两个孩子,金莲宫殿的这片天地有结界和阵法,最主要的是有金光防护着,魔气无法入侵,妖物也无法闯进,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出这里,守着两个孩子在这里等我们回来?!?br>
      老头这一刻也没了平时的玩笑神色,正的点了点头:“放心吧!老头会?;ず藐囟托πΦ?,也不会让他们出了这里,你们自己也要小心一点,无论如何,活着回来最重要?!彼淙恢涝谡馓熘缰刑菩牡氖盗岽笤?,而且他们每一个人也已经今非昔比,但心下仍有些担心,毕竟,他们要对付的可是天魔。

      月无双沉了片刻,道:“既然这里是安全的,不如,我也跟着你们一起去对付天魔吧!至少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也会多一分的胜算?!?br>
      “不用了,你留在这里帮我们照顾好两个小的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会解决?!便邋贩缢底?,深邃的目光往他身上一扫,冷声道:“我们把孩子交给你?;?,如果两个孩子出了什么事,就别怪本君对你不客气了!”

      月无双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这要不要对他这么的不待见?他真的没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最后,无奈的一叹,道:“放心吧!我会?;ず盟堑?,你们自己小心点吧!”

      而后,沐宸风和唐心到下面叮嘱了云曦和笑笑两声,这才与帝殇陌以及玄月还有墨几人往那片乌云之处掠去。如他们所想的一般,那片涌动着的乌云正是天魔出来的,而所在之处,也离金莲宫殿不远,就在出了金莲宫殿之后,那最近后处城镇,莲城。

      莲城不久前才遭遇那毒虫之事,而今,站在城门之上的城主白芷琴看着那一大片的乌云往这边而来,脸上不浮上了凝重的神色,蕴含灵力气息的声音当即从她口中传出,传入城中每一个人的耳中:“大敌将临!莲城众人听令!但凡没有修为的人马上赶往城主府地下防护一层,有修为的修士,拿出你们的武器,准备与本城主一起敌!”

      “是!”响亮而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城中各处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以及一些人惊慌的声音传出,城中护卫有的帮忙疏通人,带着百姓往城主府奔去,而拥有修为的修士则拿出了他们的武器,全都赶往了城门之处,准备应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魔的人还没到,他那张狂嗜血的声音就已经从空中那片乌云中传来,强大的威压震得人心神一阵骇然,魔力的波动十分的厉害,清晰的可以看到那黑色的魔力如同墨水滴入水面中一般,在天空中开。

      站在城门上的城主白芷琴,心神也是一震,饶是她是至尊级别的强者,可在这样的威压之下,竟也隐隐渗出冷汗来,脸色也渐渐的变得有些苍白,她紧咬着,手中握着利剑,提起了体内的灵力气息准备战斗,然,当看到那铺天而来的乌云当中竟有着无数的妖物和魔修时,不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魔修和妖物?那前头那人是什么人?看着明明是女的,怎么会是男的声音?而且那一身的魔气还几乎冲天,这样骇人的实力,若是到了他们莲城来,莲城又岂能还有人生还?

      看着那冲天的魔气,猛然间想到了那被镇在天之角的天魔,不由的心头一震!难道那人是天魔?不,不对,天魔只是一个魔魂,没有实体,如今他定是占了那女子的身体,才会成了如今女身男声的诡异模样,只是,若真是天魔,只怕就是拼尽她莲城一城的力量,也怕抵挡不住天魔的攻击。

      那些妖物和魔修由远及近,有的撞击着底下的城门,发出了一声声震耳的砰砰声,也有的魔修直接御剑而行,飞上了城门之处,只是,这里的城门上方早就设下结界,虽说她对自己的结界有信心,但此时想到那些魔修和天魔,不心下也有些担心,担心他们会直接冲破了她所设立的结界,直接从空中杀进来,那到时,可就麻烦了。

      紧提着一颗忐忑的心看着那些魔修撞上结界时结界是迸出的那一股金色光芒,城主白芷琴心下一怔,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金光?怎么结界会有金光?那结界是她设下的,以她的实力设下的结界就算是同为至尊的修士想进来也绝对无法轻易破解,但那些魔修数十人的往结界上冲去,却尽被弹开,一个个全摔落了下去,反观,结界却是完好无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层金光,她绝对不会认错,那是只有他们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才有能力凝聚而出的金色光芒。

      可是,虽说圣主已经回归天之界,可似乎并没有来过他们莲城???那结界中的金色光芒,圣主又是何时加上去的?容不得她在这时细想,底下城门处,那砰砰的撞击声越发的响亮,看着隐隐要被撞开的城门,她连忙对众名修士喊着:“守好城门!不要让他们破城而入!”

      “是!”城中的修士们强忍着头顶上的强大威压来到城门之处,抵住了那快被撞开的城门,同时心中皆为那数之不清的魔修和妖物而震惊,不明白,他们天之界怎么会突然涌出这么多的魔修和妖物来。

      城门之上,白芷琴手上雄厚的灵力气息涌动,剑罡之气飞袭而出,劈向那底下去撞城门的魔修和妖物,有的魔修挡住了她的剑罡之气,有的妖物则被剑气击杀在当场。

      飘浮在天空之上的天魔看着那下方的一幕,整个莲城被一股气息笼罩着,这股气息形成的结界上,淡淡金色光芒涌动着,看着那股金色的光芒,他眼中的神色越发的寒,嗜血之气越发的重:“唐心!金莲圣主?哈哈哈!你想护着这里,本神偏偏就要将这里杀个遍甲不留!就用这里这些人的血和灵魂,来强大本神的魔力!这一回,本神势必要摧毁你的天之界,一统三界六道!称霸天地!哈哈哈!哈哈哈…”他厉吼狂笑之时,仰头双手大张而开,诡异的女子之身,却偏偏有着男人的声音,那目光狠而毒辣,浑身魔力冲天,随着笑声的落下,他猛的双后一转,似是将空间中的魔力扭成一团,形成了一个魔力能量球在他的双手之间猛然转动着,只见他移动着那个黑色的魔力球,往身侧一拱,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手中的能量球击出,袭向了那?;ぷ帕堑哪歉鼋峤?。

      “咻!呼!砰!”凌厉的气流带着呼呼之声在空气之中划过,那黑色的能量球击向结界之时,两股能量相互碰撞,爆发出一声震耳聋的巨响声,魔力球的气息之强大,让那结界都忍不住的震动了一番,只是,饶是那魔力球的能量如此之强,竟还是无法一击击破了结界,反而,那魔力球在触及结界上的金色光芒之后猛然砰的一声消失于天地之间。

      “哼!本神就不信,以本神今时今的能力,会无法破你一个小小结界!”天魔看到自己的攻击竟然对那层结界起不到效果,脸色越发的阴沉下来,周身的魔气与威压也越发的浓郁,他再度出手,再一次的往那结界之处击去。

      看到那一幕的莲城城主白芷琴,不得不再一次的感叹他们天之界领主的强大,领主的一层金色光芒,不仅让她的结界变强大了,甚至,还有了抵挡魔修等进入的神效,那些魔修不敢碰触那个结界,因为金莲圣光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强大的破坏。

      天魔亲自动手破界,她也不敢大意,警惕的防备着,看着他一次不成再一次,直到第三次时,那终于终于发出砰的一声巨响破了开来,结界一破,魔气与强大的威压一同涌入城中,刹那间,众人只感觉头顶上一股骇人的威压朝他们了下来,如同一座大山在他们身上一般,连气都觉得困难。

      “区区小修,竟也敢与本神为敌,本神就拿你先开刀!”腾空飘浮在半空中的天魔盯着那城门之上的城主白芷琴,阴沉的声音从上空传了下来,只见,在说话的同时,他手一扬,一股黑色的气息幻化成一头猛兽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朝那白芷琴扑了过去,魔气与凌厉的气流相互合成着,汇聚成一股强大的气息直她的面门。

      那股骇人的气流扑上前来,黑色魔气形成的猛兽张大着口,似要将她噬一般,白芷琴猛的提剑而起,凌空而立,双手握剑狠狠一剑劈出:“势死守护莲城!这你魔物,想进莲城就先从我的尸体踏过去!”

      一剑狠狠的劈出,凛冽的剑罡之气将那股黑色的气息劈成了两半,同一时间,她提气而起,掠向那天魔之处,手中的利剑朝天魔袭去。至尊强者的威压已经很强了,然,她的对手是天魔,饶是她有着至尊强者的修为,想要打败天魔,于她而言还这太早了。

      只见,天魔看着白芷琴持剑朝他而来,他眯着眼,衣袍下,手心一转,一股能量气息在涌动着,却不急着出手,待那利剑面而来之际,他冷不防的掠出,双手夹住她袭来的利剑之时,掌心之力更是化解了她利剑上那呼啸着的凛冽剑罡之气,夹着利剑的两掌往一侧一转,只听铿锵的一声清脆声传开,白芷琴手中的利剑应声而断。

      “砰!”“??!噗!”同一时间,天魔在折断了白芷琴的剑后,一掌挥出,击中了她的口,只听她惨叫了一声,整个人猛然往下方坠了下去,在下坠的同时,一口鲜血更是从她的口中出。

      从几十米高的半空中摔下来,就是不死也势必摔断了一身的筋骨,底下的修士见城主被打伤坠了下来,想要去接住她,可谁知,那股来自于天魔的威压不减反增,甚至让他们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一个个被那股强大的威压至地面,额头之上汗不直渗而出,脸色越发的显得苍白,体内血气在翻滚着,嘴角也渗出了一丝鲜血。

      “城、城主…”

      “城主!”

      “城、城主!”

      底下那些无法动弹的修士们看着就要坠地的城主,一个个都艰难的惊呼出声。而城门之处,随着上空结界被破,魔气涌进城中,天魔的威压增强,他们也守不住城门,只听轰隆的一声,整个城门被撞了开去,那些魔修以及妖物都不冲了进来,见人就砍,见人就杀,一时间,惨叫声四起。

      “不!”

      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连自救都没有办法的城主白芷琴看着那些魔修和妖物破城而入见人就砍,那在威压重创之下毫无反抗之力的修士们一个个被砍杀在当场,腥红的鲜血洒了一地,深深的剌痛了她的眼睛。

      “妖物!休得伤人!”

      一声清喝从空中传来,蕴含着强大骇人的威压而至,不仅传入城主白芷琴的耳中,更是传入底下面临死亡的城中众名修士的耳中,那声音,令人心神猛然一震,皆是不约而同的抬眸看去,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抬头入眼所见,竟是一股神圣的金色光芒,以及那名绝美而散发着摄人凌厉气息的白衣女子。

      城主白芷琴震惊的看着那名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绝美女子,心中如掀起了惊涛骇!是她!那个帮他们莲城除去了毒虫治好了城中百姓病症的那名绝美的女子!她、她浑身金色光芒,竟然,竟然是他们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

      唐心衣袖中袭出了一白色的丝带,圈住了那下坠白芷琴的间,手中丝带一扯,将她往另一放送去:“帝殇陌,接着!”说话的同时,回了丝带,送出了那白芷琴。

      不远处的帝殇陌当即接住了那朝他飞来的城主白芷琴,将她扶住后,问:“白城主,你先退到一旁去疗伤,这里交给我们?!苯偷浇显兑坏愕牡胤?,放下后,便又回到那前方。

      高处,沐宸风与天魔对恃着,他冷眼厉视着那前方的天魔,蕴含杀气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天魔!今,将是你的死期!”手中利剑一抖,凛冽而骇人的剑气飞袭而出,两道身影迅速的纠在一起,杀气腾腾,魔气与灵力气息相互较量着,似要分出个高低。

      玄月和墨此时则在城下对战着那些滥杀的魔修和妖物,只是,他们人毕竟较少,对付这么多的妖物和魔修,一时间也有些应接不暇,直到,半空中的唐心双手凝聚出一股金色的光芒,破了空气中天魔的威压气息,这才让那被压制着的众名修士得以动弹。

      “圣、圣主!”众人又惊又喜的看着那半空中的白衣女子,她身上神圣的金色光芒,熣灿面耀眼,让他们激动的同时心中热血也跟着沸腾起来。

      “拿起你们的武器,除去魔修与妖物!”半空中,唐心清冷而蕴含威压的声音从高处传下,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金莲圣主的出现,让他们顿时信心大增,战意腾腾,心中只感觉一股热血在沸腾着,似要冲破身体爆发而出。

      “谨遵圣主令!”众人战意腾腾的声音中气十足的响起,下一刻,众人爆发出一声冲锋怒喊,持着他们的武器,冲上前,奋力的砍杀着那些妖物与魔修。

      一时间,刀剑相碰的声音以及凌厉剑罡飞袭的声音四散而开,惨叫的声音,哀嚎的声音,伴也有着铿锵的刀剑相碰声而传开,声声入耳,震奋人心!

      因为有金莲圣主在场,每一名修士体内的战意都被徹底的发出来,内情伤激动而亢奋,战意凛冽,战胜了那一股原先心中存在着的惧意,众人的战意汇聚而成,竟隐隐有种要过那魔气的气势。

      与沐宸风在半空中战着的天魔瞥见下方的那一幕,脸色越发的阴沉,他猛双手和汇聚一股黑色气流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袭向沐宸风,同一时间,猛然退了开去,凌空而立,飘浮在天空之中。

      “哈哈哈…你们以为本神为何专挑今而来?想毁灭本神?那就要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了!哈哈哈…”天魔飘浮在半空之中,双手伸开仰头狂笑着,笑声蕴含强大威压震得空气中的气流都有些波动。

      看着天魔所处的那一面天空猛的涌动着一大片的乌云,而且这股乌云似乎还有着魔气在里面,唐心和沐宸风等人不由的拧起了眉头,注意着天魔接下来的动作,只见,他身体的魔气迅速的涌了出来,与那整片天空的魔气相互形成着,而随着那片天空魔气的靠近,他们才看见原来在那片乌云之中还隐藏着十二名身穿黑袍的魔修,而那十二名魔修的修为至少还是至尊级别的,在魔气的涌动之下,他们身上的魔气越发的雄厚,也不知他们手中所持的是什么法宝,竟直接从云层之中往下攻击。

      “咻!咻!砰砰砰…”

      “摆下十二魔魂阵!助本神灭了这天之界!”

      天魔猛的一甩手,阴沉着声音厉喝着,周身的雄厚魔力还在涌动着,而那原本藏于乌云之中的十二名魔修也以着诡异的速度各站一个位置,黑色的能量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诡异而让人不安的阵法,阵法的中心所站的正是那一脸阴沉嗜杀的天魔。

      唐心几人并没有听说过这十二魔魂阵到底有何种用途,但此时见天魔那样自信的神情,心下也知此阵定对他们很不利,当即对沐宸风和帝殇陌道:“小心一点,我们先破了他的阵!”

      “好!”两人一应,当即飞掠而出,朝那列阵的黑袍修士而去,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以他们的修为竟然还无法靠近那诡异的黑色阵法,一触到那黑色的阵法,竟被一股强大的魔力击飞了出去。

      “嗯!”被击飞的两人闷哼了一声,只感觉口剧痛无比,而且还有一股黑色的气息从他们的身体里冒了出来,似乎要强行占据他们的身体一般,两人一见,心头猛然一沉,他们两人皆非一般修士,这魔气如何会入侵他们身体?要知道,别说是他了,就是帝殇陌身上也有圣光?;?,魔之气也无法靠近,可那阵法,竟然能让魔气入他们的体内,着实是让他们震惊不已。

      “快坐下运气驱除!”天空之上,唐心对他们两人高声一喝。而后,清冷的目光扫向那个诡异的阵法,看着那个诡异的阵法散发出一股漆黑的能量气息弥漫而开,底下的魔修和妖物猛然间一个个的倒了下去,自他们的身上,有着一缕缕气被那个诡异的阵法了上来,看到这一幕,她迅速对玄月和墨喝道:“快退到沐宸风他们那里去!”同一时间,弹指一拂,一股金色光芒袭出,将他们推至沐宸风和这殇陌的身边,连带着用金色光芒凝聚而成的结界在他们众人的面前隔绝开来,将那未被魔气入侵的身后莲城与她隔开。

      “这阵法会气,你们在结界中不要出来,这里,就先让我来对付?!彼辽底?,清幽的目光看着那空中诡异转动着的阵法,以及那在阵法当中因了底下魔修和妖物的魔气后实力越发提升的天魔。

      眼下这样的情况,他们断然不能出来,只有先破了他那个阵法再说了。要破这个阵法,单凭她一人之力远远不够,既然这样,那就将十二神将召唤出来吧!

      心下打定主意,她的身体再度往空中提起,飘浮在半空之中,身上的金色光芒随着灵力的涌动而弥漫而出,耀眼熣灿如中太阳,她从空间中取出那十颗将魂珠,眸光微闪,十二将魂珠如今还差两颗,眼下也只能用她的心头之血将它们召唤回来,让他们原神归位!

      她一手移动心脏所在之地,一手以金光托着那十颗将魂珠,当出心头之血那一刻,额头之处渗出了一丝冷汗,脸色也略显苍白了些,将血珠甩出凝分成十二滴血珠,其中十滴附上了那十颗将魂珠之上,迅速被收,也就在这时,清冷而蕴含威压的声音如同来自于远古一般,缓慢而带着摄人气息的从她的口中传出。

      “以我心头之血,速召将魂归位!”

      声音一落的同时,她闭上了眼睛,身上金色光芒越发的显得耀眼,那股金色的光芒凝聚而开,在她的脚下形成了一朵盛开的金莲状,由虚影渐渐的变得越发清晰,唐心双脚一收盘膝坐下,双手结出金莲印记置于双膝之上,嘴微动,不知在念着什么,只见她白衣因那股强大的气流而涌动着,吹拂而起,如丝墨飞纷飞而开,清冷绝美的面容闭目凝神,浑身散发着耀眼而神圣的金色光芒,坐在金莲当中的她,圣洁尊贵无比,宛若凌驾九天之上的天神,看痴了那被护在结界之内的众人。

      “金光普照,本圣亲召!此时不归,更待何时!”

      她原本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原本喃喃低语的声音突然传了开来,那十六个字,字字弥漫金光化成实体从她口中而出,由小变大,传遍天界每一个地方,声音在天空之中回着,一声声的回着,那十颗飘浮在她周身之边的将魂珠此时也在转动着,由慢到快,越转越快,迸出一股雄厚而浓郁的灵力气息,又似乎那将魂珠有什么在变化一般,只是,因转动的速度太快,没人看得清楚。

      “咻!”

      “咻!”

      两道光芒分别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飞掠而来,宛如量一般划过天际,带出了一声凌厉的气流声。结界中的沐宸风等人看到了那两颗分别从不同方向而来的将魂珠竟真的出现时,心中也为之一震,这是万里召唤之术?以心头之血为引?召唤回散落天界的那两颗将魂珠!

      一滴心头血珍贵非常,她取出一颗心头血,身体可会吃得消?而此时,饶是他们有心相帮,却也无法在那个诡异的魔阵未破之前上前,否则,不是去帮她,而是去害她。

      想到这,沐宸风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他担忧的看着那空中的她,这一颗,提起的心,无法放下,更似有一口气屏息着,紧张着,只为那金莲中的那一抺身影。

      那两道光芒随着窜入那转动着的十颗将魂珠当中,也就在这时,十二颗将魂珠终于集齐,耀眼光芒通天直上,原本转动着的十二颗珠子瞬间幻化为十二名身穿金色战袍的神战,一个个英姿飒,战意凛冽!那股摄人的威压,那股凌厉的气势,饶是八煞他们,竟也不及一分。

      “十二将神归位!拜见圣主!”

      十二名伫立空中的将神分站十二个方位,拱手朝唐心行了一礼,恭敬而尊崇。

      “摆阵!”

      唐心清声喝道,双手阵法一结,金光再度袭出。而那十二将神应声之后,迅速的各站一位,同时涌动体内气息注入那浮现在他们的脚下的一个金色阵法,阵法上的金色光芒迅速的弥漫而开,金光随着窜入唐心的身体,让她的灵力气息迅速上升,原本因出心头之血而变得有些苍白的脸色也瞬间恢复了过来。

      那天魔怎么也没料到唐心竟然也会给他来这一手,看着那一方的金光一寸寸的噬着这一边的乌云,而且冲天的魔气似乎也因她那阵法而有所压抑,不由一下一沉,阴沉着声音喝着:“本神就先灭了你!看你如何布阵!雷霆噬!”天魔厉吼一声,双手往头顶上一顶,魔力凝聚而成的乌云猛的发出轰隆的声音,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唐心那边袭去,似乎形成了什么,要从上方覆盖下来一般。

      因为那乌云的往下,空气中的气息也显得压抑非常,气流几乎被凝固在半空之中,连涌动着的风也停了下来。唐心看着那朝她而来的那一片乌云,冷哼一声:“在我天之界,你敢跟我斗,我定让连元神都消散于天地之间!生生世世,永无重见天之时!”

      “伏魔通天阵!破!”

      她清声厉喝,声音直达九霄,震耳聋,气势冲天!而伴着她那声音而出的,还有那猛然凌空而起的一道金色光芒,那金色光芒形如圆柱,蕴含着唐心与十二神将之神力,直达云端,似捅破了天直上一般,那天魔袭来的那一股魔力在猛的撞击到那股金色光芒时,尽数被金光溶化在其中,魔力被焚尽,剩下的灵力气息被收揽其中,就在那天魔不敢置信的瞪大着眼睛的那一刻,那道金色的光芒猛的直挥而下,重重的击落在天魔所在的那个阵法之处。

      “咻!呼!砰…”

      天魔心头惊骇万分,顾不得护阵,迅速提气避开,也就在那一刻,凌空而上的他看到了他所凝聚而成的魔阵被那道金光击毁,连同那十二名至尊级别的魔修也一个个重伤反噬被击飞了出去,摔倒在地面之上,更在金光之下奄奄一息,魔力渐渐消散。

      “你、你!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破得了本神的十二魔魂阵!”天魔不敢置信,厉声怒吼的怒视着她,他引以为傲的那个阵法,他用来收魔力的那个阵法,他用来强大自己的那个阵法,竟然被她给破了!这怎么可能!

      “天魔,今你在劫难逃!”沐宸风和帝殇陌两人皆来到唐心的身边,长剑执手,气势凛冽!

      听到天魔的话,唐心冷笑着:“怎么不可能?你如今所处之地乃是我天之界,这里的天地规则由我定!你的实力被压制,大大的削弱,更何况,今非昔比,你以为我们还会像当一样连你一击都无法承受吗?”

      原本还无法相信他的阵法竟被唐心所破的天魔,此时听到她的话,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当即,身形一动,就要往后退去,想要逃离此处,在这天之界受她的天地规则束缚着,他的魔力有所压制,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何不此时先逃走,保住性命,他再杀他们个遍甲不留?心念一动,他腾空一起,往要往那森林中逃去。

      “想逃?你逃得掉吗?”唐心清眸一扫,冷声喝道:“十二神将听令!设下天网金罡阵,不要让他有逃出去的可能!”

      “领命!”十二神将当即沉声一喝,从十二人的手中飞袭出一道光芒,织而成一张巨网,随着巨网往天空中抛去,如覆盖了半边天一般的挡住了那天魔的所有退路。

      身形才一动的天魔看着那张泛着金色光芒的网,眸光一眯,见无处可逃,心中杀气直而上:“既然如此,本神就先将你们一个个都灭了!看你们如何挡住本神去路!”阴沉而蕴含滔天魔气的声音一出,身影猛的一分为二,由二再度一分,竟幻化出了众多个天魔的人形,让人一时间也辨不出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身。

      而让唐心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在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的路上,一辆马车正往莲城而来,马车的两边有随行的八名男子,正是欧修他们,马车上的人,更是让唐心他们都没有想到会在这一刻到来的:她的胖子哥哥唐子浩,以及萧轩尔和天音还有他们的女儿。

      此时,在马车中天音正一脸的兴奋,对同在马车中的萧轩尔说:“你说唐唐他们要是突然看见我们,会不会很惊喜?我们来这里他们都是不知道的,突然看到我们,会不会吓一跳?这么久没见到他们,真的想死我了,也不知云曦和笑笑那两人长高了多少?”说着,又低着对她女儿道:“玥儿,你想不想你唐姨姨?”

      “嗯,想,我还想云曦哥哥和笑笑姐姐?!彼劬Ψ鹤帕凉?,语气兴奋的说着。

      驾着马车的唐子浩也出了笑容,他也真的有好久没见到他妹妹了,自从她被天魔卷进了天界,他就一直没见到,好不容易天音制作出了那些符箓,却又都是八煞他们先来,本来小雪他们也要来的,只是因还不知地方,路途又远,才没带她们一起来,倒是天音一家却是全都过来了,这一路走来,众人心下都隐隐带着兴奋与期待。

      欧修他们几人也相视一笑,自从主子他们离开后,风雨楼中他们打理得妥妥当当,也没有人敢再与他们风雨楼作对,前段时间唐公子他们找到了风雨楼,询问着他们主子的下落,他们才知道原本他们便是主子提起过的人,这才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陪着他们一道过来天之界,而且他们心下也有些好奇,主子的这天之界到底是怎样的一片天地。

      当下,欧修便笑着对他们道:“我们再走不用多久,就会看见前面的城,那里当地人叫莲城,据说到了莲城也就离金莲宫殿不远了,我估计着,今天我们到莲城休息一天,明天起程,不用半天便可到达?!?br>
      驾着马车的唐子浩点了点头,道:“路上不是听那个城主说金莲宫殿是在天空之中的吗?我想我妹妹她定在那里也设下结界,我们这样没有打招呼就去,不会连结果都进不了吧?”

      “呵呵,公子不用担心,到时我们先去看看也可,反正也耽搁不了多少路程的?!逼镒怕淼奈湃诵醋盘谱雍扑底?,有些期待的看向前方,忽的,眼尖的发现,那前面似乎乌云弥漫,不由道:“咦?你们看,这青天白的,怎么前方那里有一大片乌云?这天气怎么看都不像要下雨的样子??!”听到这话,几人皆是一怔,不约而同的抬眸眺望远处,果然,见那前方远处确实有一大片乌云覆顶。驾着马车的唐子浩勒停了马,眯着眼看着那片乌云,沉默半响,道:“那不是乌云,那片云不正常?!?br>
      掀开车帘往前方远处看去的萧轩尔也眯起了目光,他神情微动,道:“不是听那圣殿的人说天魔封印在天之角吗?而且我们一进东正城时也听那城主提起过,那个地方应该就是莲城所在之地了,会不会是…”他后面的话没说,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他要说的是什么,一时间,众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唐子浩勒着马绳的手紧了几分,他沉着脸,对一旁的沈从文道:“你来驾马车?!?br>
      沈从文一怔,仍点了下头:“好?!狈碓旧下沓?,坐在他的旁边。

      而此同时,唐子浩下了马车,马车上的萧轩尔也正准备下来,则被他制止了:“你留下?;ぬ煲艉瞳h儿,先不要靠近莲城,在外面找个地方停一下?!彼底?,又对旁边的几人道:“欧修和易楠天跟我去看看,其他的几人留下?;ぬ煲艉秃⒆??!?br>
      “是!”几人沉声应着,看着那前方的那片乌云,又看了看唐子浩,沉声道:“你们也小心点?!?br>
      “子浩,小心点?!毕粜牧伺乃募绨?,沉声说着。

      马车里的天音看着那前方的那片乌云,原本期待的心情此时也被担忧占领,看着他们几人,她也开口叮嘱着:“小心一点,打不过不要硬碰,我这里有一些遁符,你们带上,在危险的时候可以用?!彼底?,从空间中取出了符箓给他们。

      “嗯,你们也是?!碧谱雍频懔讼峦泛?,便唤出了飞剑,与欧修和易楠天三人往前方掠去。

      天音担忧的看着那三抺掠向前方的身影,轻声道:“夫君,他们不会有事吧?如果真是天魔,那…”如果是天魔,以他们的实力真的能与之对抗吗?

      “不要想太多,会没事的?!毕粜ё潘?,一手轻拍着她的背,目光中有着对唐子浩的信任,他相信,他不是容易死去的人,就算那前方是天魔,他们也定然会有逃生的机会,再说,天音不是给了他们那些遁符吗?再不济,到时逃走便是了。

      当唐子浩和欧修以及易楠天三人御赐??拷橇侵κ?,才看清那乌云的另一面竟是唐心和沐宸风他们,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竟然连帝殇陌也在那里,虽不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跟他们在一起,但此时看到他们几人对战的那一人,魔气冲天,不是天魔又会是谁?除魔天魔,又有谁会是需要他们几人合力才能战胜的?

      “是主子他们!”欧修和易楠天眼中浮上惊喜,而当目光落在那天魔的身上时,脸上浮现一丝疑惑:“那女人就是天魔?”难怪主子他们非除掉天魔不可,这样的魔气,若不除去,岂不为害三界?

      唐子浩抿着,眯着眼,沉声道:“天魔只是一个魔体,没有实体的,那女子应该是被天魔强占了身体夺了舍?!彼底?,他顿了一下,对两人道:“你们进城看有没需要帮忙的,但不要去对碰那天魔?!?br>
      “好?!绷饺擞α艘簧?,便提气从另一端掠向莲城。

      而唐子浩则提气掠上莲城的城主之上,并没有靠近天魔和唐心他们,他在城门之上调动起体内的能量气息,天空之处伴随着他掌心能量的涌动而发出一声声闷雷声,似从云层高处降下。

      唐心他们听到这突如其来的闷雷声,不由的一怔,目光一扫,意外的看到了那抺站在莲城之上的熟悉身影:“胖子哥哥?”看到他,她不住的惊呼出声,有欣喜,有不敢相信,没料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妹妹,你们闪开!”城门之上的唐子浩冲着唐心他们大声喊着。听到他的话后,唐心几人迅速退开。

      “五雷轰顶!劈!”

      就在唐心他们退开之时,唐子浩口中厉喝一声,天空之上,云层之中,五道蕴含骇人气息的天雷从空中朝天魔劈了下来,气势之猛,速度之快,根本让人避之不及。

      “轰??!轰??!轰隆…”“嘶!啊…”五道天雷从空中而降,强大的雷鸣气息劈落在天魔的身上,引得他发出了一声声的凄厉的惨叫,魔气也在每一道天雷劈落时有所消散,就像,每一道天雷都在打散着他身上的魔气一般。

      “啊…啊…本神不会放过你们的!”天魔仰天厉喝着,忽的回转过身,因愤怒而得血红的眼睛狠狠的怒视着城门之上的唐子浩,猛的一个飞身一掠,就朝唐子浩掠去:“臭小子!本神先杀了你!”

      看到那一幕的唐心猛然一惊,急声喊着:“胖子哥哥快逃!”同时,几人也迅速的往唐子浩所在的城门之上掠去。

      无奈,那天魔的速度太过的快,待唐子浩收起气息打算避开时,天魔已经就到他的面前,他猛的提气就往后退去,可却仍被天魔击来的一掌打飞了出去。

      “砰!”“胖子哥哥!”唐心惊呼着,飞一般的掠向唐子浩,看到天魔打伤了他之后还不放过,既然追着他而去,她眸光一冷,浑身杀气迸而出:“天魔!”

      “噗!”被打伤的唐子浩口中出了一口鲜血,只感觉口处那种剧痛无法言明,心脏处传来阵阵撕裂的感觉,痛得几乎无法呼吸,看着天魔发狠的朝他而来,抱着势必杀他的决心,他一咬牙,强忍着体内沸腾的气血,拿出天音给他的符箓迅速逃遁。

      “砰!”就在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天魔狠狠的一掌击出,这一掌本是要击落在唐子浩的身上的,却被他逃开了便击了个空。他回头阴沉沉的扫了那紧追而来的唐心等人,衣袍一甩,往城外掠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他便先放过他们!

      用遁符逃开的唐子浩在另一端出现,看着天魔所逃的方向,脸色一变:“不好!天音和玥儿他们在那一边!”说完这话,他又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也昏死了过去。

      听到这话,唐心脸色也是一变,想追出去,却在在瞥见他那不对劲的脸色后对沐宸风和帝殇陌道:“你们先追去,胖子哥哥心脉受损,命在旦夕,我先用金莲圣光护住他的心脉!”

      “好!”两人应着,迅速的追着天魔而去。

      而唐心则迅速来到唐子浩的身边,见他气息猛的变弱,边说话还边溢着血,心下一急,连忙运起金莲圣光注入他的体内,同时,再拿出一枚丹药给他服下。

      “主子!”欧修易楠天两人也赶了过来,看到唐子浩伤得那么重,脸上也浮现了担忧的神情。

      “他心脉受到重损,先不要移动他让他就这样躺在这里,你们守护好他!”她沉声待着,同时也飞身而出,往城外而去。

      那一边,萧轩尔和天音他们停在一旁的道上,此时也是心急如焚,几人正说着话,突然间,一股强大的气流袭了过来,将护在马车周围的闻人笑几人击飞了出去。

      “砰砰砰…”

      几人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口中溢出鲜血,以他们的实力,受了天魔一击,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再站起来。感觉到那股气息朝马车而来,马车中的萧轩尔一手搂着天音,一手抱着他女儿,直接破着马车而出,迅速退向一旁,也就在那时,马车轰隆的一声被那股气流击碎,散落一地,就连那拉着马车的马也哀嚎几声,倒地不起。

      “天魔!”萧轩尔护着女,将她们护在身后,脸色凝重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强大魔气的女人。

      “哈哈哈哈…果然是你们!哈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闯进来!今天,本神就送你们一家三口下地狱去!”女身男声,那声音让人听着骨悚然。

      “带着玥儿先走!”萧轩尔低着声音对身后的天音说着:“往莲城方向去,我估计,唐心他们定在那里,快走!”

      “那你…”天音担心的看着他,又看了看那天魔,脚下步伐怎么也迈不开。

      “我拖着他,否则,谁也别想走,快去!”萧轩尔低声喝着,推了她一把。天音咬了咬牙,抱着怀中的女儿提气一跃,同一时间,扔给了闻人笑他们几张符箓:“用它逃走!”而后迅速掠往莲城的方向。

      “想跑?没门!”天魔阴沉沉的眯着眼,手一扬,一股黑色的气息就朝天音袭去,天音一见,迅速的扔出一张符箓,符箓化成火焰轰的一声朝天魔袭来的气流而去,瞬间将那股黑色气流烧毁,消散于空气之中。

      萧轩尔挡到天音的前面,对她们喝着:“快走!”光芒一闪,一把泛着锋利剑气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双手一提,蕴含灵力气息的利剑狠狠的挥落了下去。

      天魔一边挡着萧轩尔的攻击,见天音抱着孩子准备离开,当下阴沉一笑:“你若逃走,本神便让你夫君灵魂毁灭!永世不得超生!”

      正准备抱着孩子离开的天音听到这话,心口一提,脸色瞬间惨白,她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正好看到萧轩尔的肩膀被天魔的手爪狠狠的剌穿,那剌入身体嗖的一声声响,以及那从伤口涌出来的鲜血,都让她心中一慌,惊呼出声:“夫君!”

      “爹爹!”玥儿看到她爹爹受伤,小脸上也浮现了惊慌,眼中涌出了泪水,哽咽的唤着:“爹爹!爹爹…”

      天音一咬牙,放下了怀中的女儿,对她道:“玥儿,娘亲给你贴张急风无影符,你往前方一直跑,不要停,也不要回头,知道吗?”说话的同时,她从空间中取出一张符箓贴在她的背上,手指灵力一动,启动了那张符,而后推了她一把:“快跑!去找你唐姨姨!”

      “呜呜…娘亲,爹爹…”玥儿哭着往前跑着,那速度竟是快得让人咋舌,只见小小的身影一闪一闪的往前,直朝莲城跑去。

      “夫君,我来帮你!”天音伸手一抓就是一把符箓,全朝天魔的身上招呼而去,只是在这时,天魔测测的看着他们,诡异的笑出声后,身体竟是一分为二,又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他,追着玥儿而去。

      看到这一幕,两人皆是一惊:“该死!”想要去阻止,却又被挡在前面的天魔阻止。

      那一边,拿了天音的符箓并不有走的闻人笑几人看到玥儿有危险,强咬着牙,顾不得气息的涌动口中再度出的鲜血,急急的追着玥儿而去,只是,那咬着牙站起来的几人却在才掠起来没几步后,又被天魔一击飞了出去,也不知是死是活的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萧轩尔和天音两人联手才堪堪能够自保,但却伤不到天魔分毫,更是让他们担忧的是,他们分不清眼这个空间是实体还是虚体?如果那追着他们女儿而去的那个才是天魔的本体,那…想到这一点,两人都只感到一股惊慌从脚底窜起,直达心间。

      “呜呜呜…唐姨姨,唐姨姨…呜呜呜…”

      玥儿边跑边哭着,因背后贴着的符箓而让她的速度很快,她听着身后传来的可怕笑声,哭得更厉害了,很是担心她爹爹娘亲,只能拼命的往前跑,想去找唐姨姨来救他们。

      “你逃不掉了!你爹爹娘亲已经死了,乖,本神送你下去陪他们?!碧炷У纳舸雍竺娲?,像是一道魔音窜入了小玥儿的耳中,让她哭得更厉害了,猛的停下了脚步,回头哭骂着:“胡说胡说!爹爹娘亲才不会死,你胡说!”

      “哈哈哈!抓到你了!”天魔伸着手掌,就要去抓她的衣领,可当眼见就要触到她的衣领时,玥儿却惊呼一声,猛的又拔腿就跑。

      连个小娃儿都没抓住,让她从他的面前溜了,天魔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看着那拔腿就跑的小女娃,他测测的厉气喝着:“本神没空陪你们玩了!杀了你们,那唐心定会痛苦万分,哈哈哈!本神就先送你这小鬼上路!”说着,手中凝聚一股强大的魔力,猛的就朝那不小的身影击去。

      萧轩尔和天音两人在终于击败了那天魔的分身之后赶来,可当看到那一记蕴含滔天魔力的能量朝他们女儿袭去时,两人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惊呼出声:“不!”他们飞奔而上,只可惜,他们距离这边还太远,就算他们有心赶来,也绝对赶不到那魔力能量击向玥儿之前救下她。

      往前跑着的玥儿听到身后传来她爹爹娘亲的声音,猛的一回头,却看到那骇人的黑色气息朝她袭来,强大的威压以及那魔力吓得她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死亡的气息离她样的近,她闭上了眼睛,尖叫着:“娘亲!”

      “玥儿!”

      赶来的沐宸风和帝殇陌两人都看到了那一幕,几乎两人想都没想的便掠上前去,沐宸风的速度比帝殇陌的要快一些,先一步的抱住这玥儿,只是待他想要避开时却也已经来不及。

      帝殇陌看到沐宸风和玥儿两人身处危险当中,那一记魔力能量若是击落在他们身上,只怕,连命也保不住,若是沐宸风死了,那唐心和他们的孩子岂不是…

      想到这一点,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将体内的气息提到巅峰时期,整个人如同一道光束一般的冲上前去,推开了抱着孩子的沐宸风,而他,也在那一刻被那一股黑色的能量狠狠的击飞出去,然而,在被撞飞的那一刻,帝殇陌的手中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低喝一声:“伏魔咒!”说话的同时,口中鲜血溢出,他身上的那股光芒猛的飞出,化成一道光束,击向了天魔,被那道光芒击中的天魔浑身的魔气发出嘶嘶的声音在迅速的消散着,身体也被那股光束击倒在地,惨叫声不断。

      紧随而来的唐心远远的看到那一幕,心头掀起了一股难以置信的震撼,道不清那一刻心中涌起的感觉,她猛的飞掠上前,接住了那浑身无力往下坠的帝殇陌。

      当手搭在他的脉博上时,心,往下沉着。越往下沉,心中越发的起一股愤怒的火焰,她盯着前方的天魔,冷声喝道:“十二神将听令!诛魔网!速将他困??!”说话的同时,她将帝殇陌轻放在地上,拿出空间中的那一面上古神镜。

      “是!”随她而来的十二神将瞬间化成十二道光芒,咻的一声袭向了那准备逃走的天魔,那张网泛着金色光芒从上方罩下,将天魔紧紧的罩在当中。

      “放开本神!放开本神!”天魔挣扎着,浑身的魔力因为帝殇陌所击来的那股光束而消散着,而身体在那十二将神的能量之下,竟无法挣脱,束手无策的感觉让他感到了不安,尤其是在看到她手中所拿的那面镜子之时,更是第一次出现了惊骇恐惧的神情。

      “上古伏魔镜!不、不!”他惊恐的惨叫着,想要挣扎,可惜,每一挣扎,身上那泛着金色光芒的绳子就会越缩越紧。

      唐心拿着那面上古神镜,出一滴鲜血,滴落在那镜上面,清冷的声音宛如从九天传来:“以吾之血,封你魔魂!毁你魔!焚你魔体!生生世世,永不得超生!伏魔神镜,收!”伴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她手中的那面镜子当即折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来,朝那天魔去,镜中似有一股强大的能力存在着,猛的就将天魔了进去,光芒一闪,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耳边似乎有着天魔惊呼的声音回着。

      终于收了天魔,唐心轻呼出一口气,朝因护着玥儿擦伤的沐宸风等人看了一眼,这才迅速的来到帝殇陌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让他靠在她的怀里:“帝殇陌,你怎么样?”她不会忘记刚才所见的那一幕,若不是他舍身相救,还用自身的圣光攻击天魔,沐宸风和玥儿定会命丧当场,他不仅是救了他们两人,更是救了他们两个家庭,给了他们两个家庭的圆,也让她能那样容易的收了天魔,而他却…

      “噗!咳咳…”还没说话,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出,喉咙被血充着,猛咳了几声。他靠在她的怀里,看着神情担忧的她,忽的扯出了一抺虚弱的笑:“我、我估计是不、不行了?!闭婧?,他还能有这样的一个时刻,能靠在她的怀里,在她的怀里死去,对他而言,也是种幸福吧!

      “帝殇陌…多谢?!便邋贩缫怖吹剿纳肀?,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他,心中很是沉重,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到最后,也只化成多谢两字。若不是他舍命相救,他在那一刻绝对避不开那一击,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舍身救他,那一击,不仅击碎了他的五脏六腑,连他的内丹也击碎了,那一层弥漫在他身上的光芒也渐渐的变得弱了下来,如果不是因为这股圣光,估计他也坚持不了这么久,而看唐心的样子就知道,还魂丹定对他起不到效果了,要不然,她的神色也不会那样凝重悲伤,却不施救。

      他笑着,嘴角不时的溢出着鲜血,让人觉得触目惊心,似乎随时就有可能断气一般,虽然身体很是难受,但此时,他内心却很宁静,很足。感觉身体的生命力在一点点的消失,他动了动嘴,看着唐心和沐宸风,虚弱的说着:“我、我能不能求、求你们一、一件事,咳咳咳…”“你说?!绷饺艘炜谕乃底?。

      帝殇陌的目光移向天空,似乎是透过天空在回忆着什么事情一样,脸色情神柔和而带着向往:“把、把我的骨灰…带回龙、龙腾大陆,葬在那桃、桃花林中…”

      “好!我们答应你!”两人相视一眼,皆郑重的点下了头。

      听到他们的话,他再一次出了足的笑容,他用尽身体的力气伸出了手,拉过了沐宸风的手又牵过了唐心的手,将他们的手相握着放在他的身前:“要…幸?!毙槿醯纳粼谒低暾馊鲎趾?,终是耗尽了一身的生命力,他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神情安详,面带笑容,身上弥漫着的那层圣光也随着他生命力的消散而渐渐的消散着,直到,圣光散去,他的灵魂离了身体,飘浮在半空之中,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帝殇陌…”唐心心头泛酸,看着怀中人的安详的容颜,只感觉眼中被涌上了一层水雾,模糊了她的视线,脑海中划过以往的一幕幕,最后,停留在他舍身相救的那一幕,泪,终是忍不住的滴落的了下来。

      他看着唐心,看着她因他的死而掉落的泪,在心中默默的说着: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还可以遇见你,到时,我就是负尽天下人,也绝不负你。而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有眷恋,有不舍,有回忆,有释然,有祝福,直到,他的灵魂消失在空气之中…

      赶来的玄月和从昌平城赶回来的八煞他们看到了死在唐心怀中的帝殇陌,而墨则看到了那飘浮在半空之中,灵魂渐渐消失的帝殇陌,他们来到唐心的身边,一时间,都不知说些什么。

      “墨,可有办法将他的灵魂收了?”唐心猛然想起什么似的,看向站在一侧的墨。

      墨抿着,摇了摇头:“他不同一般人,他是圣子之身,灵魂有圣光,不能与一般鬼魂做比较,我看到他的灵魂离身体已经渐渐消失在空气中,想收起他的灵魂是不可能的,但将他的身焚了,将他的骨灰带回,也许他的灵魂还会重新聚集,他修炼元神得道,还能成仙?!?br>
      闻言,唐心以天火亲自主为他焚烧身躯,看着他的尸身被火焰噬,直到,最后剩下一堆骨灰,这才将骨灰装了起来,收入空间之中,整理好心情,她看向沐宸风。

      沐宸风将她拥入怀中,道:“我们去城中把子浩接回,到时,找个时间回一趟龙腾大陆?!?br>
      “好?!碧菩牡懔讼峦?,回头看向天音他们:“天音,你们怎么样?”

      “我们只受了点小伤,没事?!贝耸?,他们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怎么也没想到帝殇陌竟会因为救他们而死,对他,他们心存感激,若不是他,只怕他们玥儿…

      “嗯,那我们先去莲城,再回宫殿?!碧菩乃底?,与他们一道往莲城而去,来到莲城,城主白芷琴带着城中众人跪在地上,看到他们回来,脸上都带着激动的神情,恭声唤着:“拜见圣主?!?br>
      “都起来吧!”唐心的声音蕴含着一股灵力气息传开,回在空气之中。

      “谢圣主?!敝谌嗽俣纫话?,这才起身,一双双的眼睛都落在她的身上,他们天之界的领主,他们的金莲圣主。

      “圣主,上回芷琴不知是圣主来到,有失礼之处,还请圣主莫怪?!卑总魄倮吹剿媲?,恭声说着。

      唐心看着面前的城主白芷琴,道:“你护城之心月可鉴,待民如子,莲城有你为城主,也是莲城之福,莲城因这一战,多人伤亡,房屋倒塌,你为一城之主,此事要处理好,若有需要之处,可往宫殿来寻?!?br>
      听到这话,她心中巨喜,连忙拱手道:“是,圣主放心,芷琴定不辱圣命?!?br>
      唐心点了下头后,与沐宸风一道来到唐子浩的身边,见他昏着还没醒来,便再度喂他服下一枚丹药,对欧修几人道:“小心扶住起来,带回宫殿疗伤?!?br>
      “是?!奔溉擞ψ?,小心翼翼的将唐子浩扶起,随着,跟着唐心和沐宸风他们等人,一同往金莲宫殿而去…

      半个月后,天之界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受了伤的人也养好了伤,沐宸风和唐心将这天之界与沐宸风的玄之界合二为一,形成一体,同时,也将天界那一块没有归入领主精神力之下那一块天地,归纳到他们的地盘中来,成为了他们的所有,在将这些事情都处理好后,沐宸风便对那月无双下了逐客令,告诉他该离开了,因为他们要去飞仙界见他们爹娘,将他们都接到天之界来,同时,将帝殇陌的骨灰带回龙腾大陆。

      厅中,月无双听到自己被下了逐客令,不嘴角微,看向沐宸风,道:“真君,我最近正好有时间,不知可否与你们一道…”话还没说完,就被沐宸风打断了。

      “不可!”沐宸风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我们是回去见亲人,你去做什么?月无双,你还是回你的月之界去,不要整天在我们面前晃,还有,我的女儿我们自己会教,你这个所谓的师傅,既然没行拜师礼,那就不算数,就此作罢?!彼底?,他又瞥了他一眼,便沉沉喝道:“来人,送月无双出宫殿!”冷冽而蕴含威压的声音极其强势的决定了一切,根本不给他开口的余地,便让人直接将他请出宫殿。

      月无双看着面前十二将神中的其中两人,嘴角微微搐着,笑得有些僵硬,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辞了?!彼底?,看向那两名神将,道:“就不劳两位相送了?!彼底?,便站了起来,带着身后的冷语两人往外走去。

      唐心从后面走了出来,看着那月无双走远的身影,又看了一下沐宸风黑沉着的脸色,摇头一笑:“他其实也没怎么得罪你,你怎么就净跟他不对盘?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一界之主,这样直接赶人,岂不让他面子上下不去?”

      “没得罪我?你又不知他打的什么鬼主意,在本君而且玩心眼,还着?!便邋贩缢底?,看着唐心,缓了缓神情,走到她的身边温声道:“娘子,我们何时回去?”

      唐心一笑,道:“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回去?!?br>
      “行,那我们明起程?!?br>
      “好?!碧菩牡懔讼峦?,倚入了他的怀里,感受着从他身体传来的温暖,而在这时,笑笑从外面跑了进来,后面跟着的则是云曦,人还没到,笑笑的声音便已经传来。

      “爹爹娘亲,我师傅怎么走了?”

      “妹妹,你慢点走,别跑太快了?!痹脐卦诤竺婧白?,步伐不紧不慢,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

      看着两个朝他们而来的孩子,夫两人相视而笑,眉宇间散发着一种名为幸福的神采…

      三个月后,唐心和沐宸风两人带着两个孩子,还有他们的两对父母,以及唐子浩一冢子,还有萧轩尔和天音一家三口,以及墨和玄月还有夏雨和八煞他们,一行人回来得悄然无声,几乎整个龙腾大陆的人都不知唐心和沐宸风他们回来了。

      安顿下来后,沐宸风与唐心两人便带着帝殇陌的骨灰,来到了那处桃花林,两人走在桃花林中,俊男美女,仿若谪仙,清风一吹,桃花瓣纷飞而下,如同一阵花雨,美如仙境。

      因时辰尚早,此时也没有人在这里,倘大的桃花林,也只有他们两人存在着,在桃花林中转了一圈,唐心站在一株桃花树下,道:“就这里吧!”

      “好?!便邋贩绲懔讼峦?,弯亲自在那棵树下挖出一个来,唐心则将帝殇陌的骨灰放了进去,而后又重新埋上了泥土,洒上了桃花瓣,两人还在周围设下了一个阵法,这才相视一眼,相拥着迈步离开。

      而就在他们转身离开之际,那株桃花树下,出现了一抺白色身影,白色衣袍随风而动,银白发丝垂落身后轻轻飞舞,桃花树上纷飞飘花的桃花,将他映衬得不似人间所有,他淡笑着,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相拥离去…
    ( ← ) 上一章   鬼手天医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妖娆召唤师天才召唤师腹黑皇后妖孽王的杀手狂妃血狐天下:狂至尊杀手倾狂特工萌妃神医王妃法医小妾极速快三计划异世邪妃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火龙汐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鬼手天医》第193章 大结局及鬼手天医最新章节第193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鬼手天医(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鬼手天医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极速快三计划 www.rgpk.net)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