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
  • 《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第499章番二全剧终及《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极速快三计划
    极速快三计划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极速快三计划 > 总裁小说 > 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  作者:乖乖冰 书号:47038  时间:2018/11/13  字数:17209 
    上一章   第499章 番二 全剧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501章

      是的,他早就知道她要走。

      酒店那间房里所有的通讯讯号,他都有派人监视,所以他知道她给厉承曜打了电话。

      “为什么明明知道乔丝小姐要在婚礼这天离开,老板您却不阻止,难道老板您真的打算放乔丝小姐走?”

      唐开在乔彻的身后,望着乔彻孤寂清冷的背影问恍。

      室外阳光灿烂,室内温度却降至冰点,乔彻映在落地窗上的脸庞面无表情?!拔以蛩憬桓鞒嘘??!彼峄撼錾?,声音里明显有一丝消极和颓然。

      “我知道,当时老板您留有手术的后遗症,你怕将来没有人照顾乔丝小姐,所以您安排厉总来到乔丝小姐身边。刀”

      “其实我一直都很清楚,厉承曜比我更适合她?!?br>
      “厉总的确很好,可乔丝小姐一直深爱的人是老板?!?br>
      “但我…的的确确错了?!?br>
      乔彻转过身,一向冷傲自负的脸庞上,此刻呈现着消极的晦。

      唐开难以理解地摇头。

      乔彻走到了房间的一处矮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兰地。

      饮了一口,白兰地的烈度让喉咙烧痛。

      他放下酒杯,眸子失去焦距,悲伤轻笑一声“我不应该破坏她和厉承曜在一起而将她带回我身边的…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却因为忍受不了没有她在我身边的日子,所以打着心疼和怜惜的名义,不顾一切从厉承曜身边将她抢回来…我那样的自私,明知道她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我欺骗她?!?br>
      唐开道“那是因为老板您当时还没有搞清楚,您渴望将乔丝小姐带回身边的那股强烈心境是因为在乎,而并不是您自己所认为的心疼和怜悯?!?br>
      乔彻自顾自沙哑逸出“我怕我跟她说实话她就会离开我,所以我当时没有跟她说实话,我一直用‘我爱你’这三个字来欺骗她?!?br>
      “而其实您当时不能没有乔丝小姐在身边,就是因为您已经爱上乔丝小姐,但由于一直以来您渴求的都是跟瞿小姐在一起,所以每次当您意识到您在乎乔丝小姐的时候,您始终也没有把这种在乎当做是爱,以致乔丝小姐没有在您身上找到十足的安全感,令你们之间演变到今天这种地步?!?br>
      乔彻执起玻璃杯再饮了一口白酒,以变得更加沙哑的嗓音道“如果我能在认识清楚自己的感情后再去找她,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br>
      “可是乔丝小姐当时已经打算跟厉总在一起,如果老板您当时犹豫不决,恐怕乔丝小姐此刻已经嫁给厉总?!?br>
      “即便是如此,我和她在一起后,我有无数次机会可以选择跟她坦诚,但我依然没有那么做…我那样的自私,觉得留下她以后,爱不爱都不重要?!?br>
      唐开在这一刻沉默了下来,因为在真诚方面,乔彻的确是愧对乔丝的,不过,唐开愿意站在旁观者的位置公道的说一句“其实老板对乔丝小姐的爱意一直很明显,只是从小渴望再遇瞿小姐的心愿及长大以后遇到是对手同时也是瞿小姐男朋友的关总,这都让您以为您是爱瞿小姐的,可事实上,您对瞿小姐的感情并不复杂,您对瞿小姐一直存在的只有感激之情,您感激她在您最灰暗的时期照亮了您前方的路,所以您一直渴求再遇见她,当您再遇到她的时候,恰逢她和关总闹得不愉快,您心疼关总对瞿小姐的伤害,又正逢您为了M要跟关总分个胜负,以致您自己把对瞿小姐的感情放大,忽略了您一直都想?;ず驼加械那撬啃〗??!?br>
      可惜这一切明白得太晚。

      是他恣意享受着有她在他身边的日子,肆意挥霍她对他的爱,不去理会她的感受,才会造成今这样的结局。

      这些年,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怜惜过她,仗着拥有他的爱,他享受着予取予求的日子,从不知道,她其实一直都在用爱包容着他,等到她今再也无法忍受之时,他才意识到要珍惜和爱护她,也明白一直以来对她的占有不是习惯,是真正的占有——一个男人对自己中意女人的占有,一个男人对自己深爱女人的占有。

      乔彻坐在了沙发上,酒杯一旁的矮柜上,他疲累地捏着眉心,颓然逸出“我我现在还能做什么?就算明知道她要走,我又有什么理由可以挽回她?”

      唐开急忙道“您现在去追乔丝小姐,跟她说您心底的实话,她一定会回头的?!?br>
      “不会的?!鼻浅怪刂靥玖艘豢?,薄轻启“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跟她说了,可就算我说得再多,如今的她也不会相信?!痹谒睦?,已经将他定罪为了一个死刑犯。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乔丝小姐带着Rachel离开?”唐开很是惋惜看到乔彻和乔丝如今的结局。

      “不,我要让她看到我的真心,用我的真心来挽留她?!?br>
     ?。?br>
      tang

      安海。

      阳光灿烂,微风轻拂。

      远处的向葵正值花期,金黄美丽,随风飞舞。

      这边绿草茵茵之处,小提琴响乐团在奏着悠扬的欧式古典浪漫情歌,穿着白色衣服的侍者端着酒在宾客间穿梭…

      所有的宾客都以出席乔彻和乔丝的婚礼而感到荣耀,他们身着最隆重礼服,等待着新郎新娘的到来,同时与认识的宾客谈笑风生。

      关昊和季凌天皆穿着白色的西装,以乔彻的兄弟之姿帮乔彻应酬着宾客,因为他们身份和英俊外形,受到全场的瞩目。

      季凌天跟纽约政府的财政司长碰了一杯酒后,他凑到了关昊的身边,小声道“阿彻怎么还没来?我都快顶不住了,要不是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不想扫他的兴,我才不想理会这些虚与委蛇的人?!?br>
      关昊举杯跟“QCS”的副总碰了一杯,挂着微笑,不动声地吐出“忍忍吧,这样的场合,我们在商场上还遇见得少吗?”

      季凌天又跟某位重要的名碰了一下杯,恢复了商场应酬的游刃有余,笑着道“感谢来参加乔彻的结婚典礼,请随意?!?br>
      就在这个时候,神色凝重的秦梓歆和瞿苒苒提着裙摆快速的走了过来。

      关昊和季凌天正好空闲下来,看到他们的老婆,没等老婆走到他们的身边,他们就已经分别了上前,恩爱搂住各自的老婆。

      “歆歆,你老公快累死了…”季凌天亲了老婆的脸颊一下,跟老婆抱怨。

      关昊亦啄了瞿苒苒的小嘴一下,贴心地问“怎么样?累吗?”

      秦梓歆和瞿苒苒同时推开了自己的丈夫,两人的脸色焦虑。

      关昊和季凌天这才注意到自己老婆的神色。

      “怎么了?”关昊开口问。

      瞿苒苒回答“丝丝她逃婚了?!?br>
      “什么?”季凌天难以置信,瞪着瞿苒苒“我没有听错吧?”

      秦梓歆面色担忧,轻轻点了点头。

      关昊拧眉“乔彻不是让你和梓歆陪着乔丝的吗?”

      “我们是陪着啊,可是在送乔丝上婚车的时候,突然开来一辆车,跳下一群保镖模样的人,带走了乔丝?!?br>
      季凌天眉心拧紧“带走?”

      秦梓歆忙道“你们放心,唐开跟我们说,乔丝不会有危险,乔丝是自己跟别人走的?!?br>
      关昊精明的头脑立即会晤过来“乔丝她没有准备跟乔彻结婚?”

      瞿苒苒轻点了下头“根据唐开所说,帮助乔丝离开的人是厉承曜?!?br>
      季凌天笑一声“这乔丝还真是大胆,居然敢两次放阿彻的鸽子?!?br>
      秦梓歆捏了季凌天的手臂一下,噘嘴“怎么,你替乔彻打抱不平?就算乔丝再一次逃婚,这也是乔彻的。他没有真诚对待过乔丝,乔丝这样对他已经是仁慈的了,如果说乔彻不是你们的兄弟,我早就劝说乔丝离乔彻这种人越远越好!”季凌天搂住老婆,堆起讨好的笑“我哪敢…老婆站在什么立场,我就站在什么立场?!?br>
      秦梓歆被季凌天认真的样子逗笑,随即有忧虑起来“可是眼前的状况该如何是好?上一次还可以对宾客说是新娘临时身体不适选择延期,今天可就没办法再用延期这招了?!?br>
      瞿苒苒亦忧心忡忡“明知道乔丝会离开,我不明白乔彻为什么没有阻止乔丝?!?br>
      秦梓歆赌气吐出“这只能说明这男人没良心,不在乎乔丝的去留?!?br>
      “姐?!宾能圮矍肭蟮馈安灰庋党?,我们都知道,乔彻他如果真的不在意丝丝,又何必再筹备婚礼?!?br>
      秦梓歆咕哝“谁让乔彻拥有的时候不珍惜,等到失去再追悔莫及?!?br>
      瞿苒苒看向自己的丈夫“关昊,你想想有什么办法…”

      “老婆,我会派人去查乔丝的行踪,但我们不必去做什么,我相信乔彻自有分寸?!?br>
      “是啊,乔彻最重要的就是让乔丝知道他的心,如果强硬挽留乔丝的人,也无法留住乔丝的心?!奔玖杼斓?。

      “那现在怎么办?婚礼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没有新郎新娘,这还算是婚礼吗?”秦梓歆着急道。

      这时候,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新郎新娘终于到了…”

      所有的人都朝人群***动处望去。

      远远地,乔彻从婚车上走了下来。

      他穿着黑色燕尾西服,西服合宜的剪裁衬托他修长的身形,加上他俊美无俦的五官,在阳光下,俊朗绅士,引得称赞一片。

      然而,下一秒,有人注意到了乔彻的身边并没有跟着原本应该挽在他臂弯的新娘。

      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一幕而面面相觑。

      乔彻看起来却并无异样,他保持着愉悦的微笑,先是朝关昊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走到为婚礼临时搭建的舞台上,他尊

      贵俊逸,温声开口“很抱歉因为新娘的礼服临时出了一点点的问题,所以婚礼仪式会推迟到下午…我当然不计较这点小细节,可是你们知道的,女人很麻烦,婚纱有点纰漏她就说影响了她的漂亮,我拿她没办法…”

      乔彻的话逗笑了所有在等待新郎新娘举办婚礼仪式的宾客,他们纷纷都在心底称赞乔彻对乔丝的疼爱,当然,没有人会去抱怨需要等上一天才能看到新新娘举行婚礼仪式,因为谁都渴求能在这商名云集的婚礼上促进际,获得利益,所以婚礼就算举行个三天三夜也不会有人抱怨。

      “另外很感谢大家能莅临乔某的婚礼,我在此先干一杯,为婚礼仪式的延迟而赔罪?!?br>
      …

      太阳光亮得让人睁不开眼,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房内,晒在睡的Rachel身上。

      “太阳很烈,坐一会儿吧!”

      厉承曜出声打断乔丝思绪的时候,乔丝正在想着乔彻所说的话——举行婚礼的这天必定阳光灿烂。

      乔丝转过身,在房间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厉承曜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手里是一本闲来无事时翻的财经杂志,他合上杂志,道“证件应该快做好了,你不用太担心?!?br>
      是的,她们的护照和证件都在乔彻那里,要离开,就必须有这些证件。

      厉承曜已经派人用最快的速度以遗失的名义向有关部门补办这些证件或是申请身份证明,但证件还没有补办好,最快要到下午。

      “谢谢你这样帮我?!鼻撬吭俅蔚莱龈行?。

      厉承曜笑着摇摇头,笑容跟窗外的阳光一样的和煦温暖“你跟我永远都这样客气?!?br>
      “我不得不客气,一直以来我都在麻烦你?!?br>
      “是好朋友就不要跟我说这些…”厉承曜看向酒店不远处的私人机场“乔彻只要没有在你身上装追踪器,他就不可能找到你,飞机已经预热,等证件到了,你可以立即离开?!?br>
      乔丝跟着厉承曜的视线看向那阳光下的私人机场,渐渐若有所思。

      厉承曜凝望着乔丝失神的面容,眼底的爱恋如初。

      PA妈端着一盘食物从外面走了进来,打断了这一刻的沉默。

      “小姐,你今天一天都没吃东西…先吃点东西吧!”

      乔丝回过神,冲PA妈微微一笑“谢谢PA妈,我的确是饿了?!?br>
      …

      她其实根本没有胃口,但还是将PA妈端来的一盘食物吃得光光。

      站在酒店浴室的落地镜前,她终于无法掩饰心底的失落,红着眼眶站在了镜前。

      她不得不承认,他的眼光真好,选的婚纱很漂亮,让她看着真的好美。

      目光落在脖颈上他送的钻石项链,她的鼻子一酸,动手慢慢摘下了这条项链。

      小心翼翼地将项链放在洗手台上,久久地望着这闪耀着熠熠光辉的项链,泪雾模糊了她的视线。

      就算心如死灰,回想过去跟他所拥有过的回忆,依然心痛和遗憾。

      此刻他在做什么呢?

      他是不是再一次生气她逃婚了呢?

      面对着那么多的宾客,这一刻他又会如何解释呢?

      沉痛闭了闭眼,她将左手无名指上他向她求婚的那枚婚戒摘下,没有再有犹豫。

      洗了一把冷水脸,她看了一眼镜中不知不是水还是被泪润的双眸。

      不能难受,乔丝…

      他不爱你,你留在他身边,又有什么意义?

      他渴求的是跟他心里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而你算什么?你不过是他习惯了的存在…

      他有钱有势,就算婚礼上新娘没来,也没有人敢在背后对他议论纷纷,他的不开心只会是一时的,很快他就会忘记这不开心,重新开始他新的人生…至于Rachel,如果他以后想的话,若他来找她,她不会阻止女儿跟他见面的。

      深了口气,乔丝伸手去拉婚纱后面的拉链。

      就在这个时候,乔丝的手机收到了很多条简讯。

      这个手机就是她之前打电话给厉承曜的那只手机,除了打电话给厉承曜一次,她还没有打过电话给任何人。

      疑惑有人发短信给她,乔丝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

      看到手机上面显示发来短信的那串熟悉号码时,乔丝重重地怔了一下。

      怎么会?

      他怎么会知道她的这支手机?

      乔丝屏着呼吸,打开一条条的短信——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弥补不了我对你的伤害,但我依然还是想要跟你说一百句,对不起。

      在你青春懵懂的时期

      ,利用你对我纯真的感情,对你予取予求,对不起。

      明知道你的心意,却乐见你追求关昊,由着你放弃对我的感情,对不起。

      你每次追求关昊遭遇挫折时找上我,明知道你只是想要试探我是否在意,我却刻意表现得毫不在乎,努力帮你追求关昊,伤透你的心,对不起。

      我获得我此生最想拿到的医学奖时,明知道你在电话那头等着我给你报喜,我却将第一通电话打给苒苒,对不起。

      你跟我联手对付关昊,明知道你是担心我会输给关昊,却从没有感激过你的这份心意,对不起。

      你在我昏时不离不弃的照顾我,我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感激,对不起。

      醒来时看到你喜极而泣的脸,却冰冷对你,对不起。

      你抱着女儿来看我,我却指责你不应该生下我们的孩子,对不起。

      没有认Rachel,而让Rachel跟你孤单生活在一起,对不起。

      让Rachel叫我“舅舅”对不起。

      明知道你最需要的人是我,却找厉承曜陪在你的身边,对不起。

      让你遭遇被人抛弃独自抚养私生女的非议,对不起。

      你鼓起勇气跟我表白,我却以残忍的方式拒绝你,对不起、

      …

      我二次手术,你夜夜陪在我身边,醒来时没有看见你,我却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给你,对不起。

      你为了让我能够在手术中生还,跪求苒苒陪在我身边,我从没有跟你说过一句感谢,对不起。

      你宣布自己的哥哥在这个世界身亡,明知道你对我失望和心痛到极致才会做这样的决定,却没有给你半句的抚慰,对不起。

      发觉自己不习惯没有你在身边,去找你,发现你跟厉承曜在一起,没有问清楚你们的关系就放弃你,对不起。

      三百六十五天想念着你,却为了男的尊严而不愿意去找你,对不起。

      看到你剪了短发,心底其实很心疼很内疚,没有让你当下知道,让你误会我薄情寡义,对不起。

      明知道厉承曜一定会给你幸福,却在看到你跟厉承曜越走越近时,心生嫉妒,自私将你带回我的身边,对不起。

      以为随便哄你几句,就会让你对我死心塌地,从没有真正给过你安全感,对不起。

      你误会我跟苒苒之间有联系,我明知道是我给你的安全感不够,却以责备的语气对你,没有给予你半句的抚慰,对不起。

      你让我打电话给苒苒说一百句的我不爱她,我明知道你是在试探我,却生气你骄纵任,完全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对不起。

      你逃婚,我明知道你在T市等我,却因为觉得你有错,赌气不去接你,让你难受,对不起。

      你质问我是否爱过你,却因为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给你模棱两可的答案,让你产生离开我的念头,对不起。

      这三天着你跟我在一起,眼睁睁地看着你吃不好睡不好,对不起…

      看到这里,乔丝的已经泪脸。

      她颤抖的手指打开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

      这一百个对不起,不足以弥补我对你的亏欠,但我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我,还能够弥补你什么。

      你选择离开,我无法阻止,只希望这一百个对不起,能让你受伤的心有所释怀。

      即便我已经让你伤痕累累,已经没有资格求你回到我的身边,我依然还是想要请求你…

      不要走,最后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我能给你幸福,好不好?

      我爱你…

      虽然这句话在你心底也许已经没有分量,可我还是想要跟你说。

      我们的婚礼我延迟到了下午,我会一直等着你。

      不要让新郎孤独等着新娘,好吗?

      我等你。

      …

      晶莹的泪水滴在宽大的手机屏幕上,乔丝身子瘫软坐在了地上。

      原来他知道她要走…

      这么多的字,这么多的回忆,如果不是一直都放在心底,不会这么轻易就达成简讯。

      叩,叩。

     ?。校谅柙谠∈颐磐馇妹拧靶〗?,小姐…”

      她没有回应。

      PA妈无奈让厉承曜踹了一脚浴室的房门,PA妈和厉承曜一起冲了进来。

      看到瘫坐在地上,脸色全是泪的她,PA妈急问“小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伤了?你受伤在哪里?”

      厉承曜目光敏锐,看到了她紧紧捏在手心里的手机。

      厉承曜夺过手机,扫过手机上显示的短信,渐渐拧眉。

      PA妈见状也连忙却看手机。

      看到手机上面的短信内容,PA妈久久怔愣。

      厉承曜将呆若木的她扶了起来,搀扶着她来到

      房间。

      Rachel还没有醒,她坐在沙发上,看着Rachel的睡颜发呆。

      PA妈和厉承曜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只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由变干。

      待到她的情绪终于平复,PA妈才小小声开口“小姐,既然做了选择,就不要再犹豫了,过去的伤痛全都是他辜负你的罪证?!?br>
      她恢复平静吐出“我没有犹豫,我只是在等时间?!?br>
      厉承曜出声“证件已经在来的路上,估计一个小时后就能到?!?br>
      她点点头,笑着说道“那就好?!?br>
      PA妈松了口气,默默退出了房间。

      厉承曜走到窗边,给下属打去一通电话。

      乔丝坐在边,一瞬也不瞬地看着女儿。

      …

      一个小时后,厉承曜的手下急急送来了证件。

      PA妈欢喜不已,拿着证件,兴奋对乔丝道“终于可以走了?!?br>
      厉承曜吩咐手下替乔丝查看一下去私人机场的路,避免有乔彻的人,节外生枝。

      最后证实私人机场周围并没有乔彻的人。

      乔丝抱着还没睡醒赖在她肩头继续睡的Rachel,跟PA妈一起离开了酒店。

      厉承曜亲自送乔丝和PA妈去机场,一切顺利。

      婚礼依旧热闹,觥筹错,衣香鬓影。

      应酬的事乔彻已经交给两位哥哥帮忙,此刻的他,坐在自己为乔丝所建别墅的大厅里,失神望着这别墅的大厅。

      大厅是他花了三天的时间考虑,用了两天的时间重新装潢的。

      她不知道,他最后将别墅的大厅装成了和巴黎别墅的大厅一模一样。

      她念家,知道她舍不得巴黎,而巴黎的家里也有他们很多的回忆,所以他最后选择装成了巴黎的那个家。

      如果她看到巴黎的家被搬来了纽约,她一定会很开心。

      “老板…”

      唐开从外面走来,打断了他的沉思。

      “说?!?br>
      “酒店的人说,乔丝小姐已经离开酒店了,她们直接去了厉总的私人机场?!?br>
      乔彻没有说话,只静静看着这大厅。

      “神父说举行婚礼仪式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再晚,神父要为另一对在新人举行婚礼?!?br>
      “那就等到最后一刻?!?br>
      “可是宾客里已经有人在猜是不是乔丝小姐逃婚了,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没有其他的事,你出去替我应酬宾客,告诉大家,婚礼仪式很快就会举行?!?br>
      “可是乔丝小姐此刻恐怕已经上了飞机,我们是不是可以先通知宾客和媒体,让他们不要说…”

      “按照我说的去做?!?br>
      “老板…”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他的声音很是沙哑,依然充威仪。

      从来没有看到过乔彻这副样子的唐开,不敢违逆乔彻的意思,转身走出了别墅。

      …

      被向葵包围的绿草坪上,秦梓歆和瞿苒苒急急围住了刚从别墅过来的唐开。

      “怎么样?乔丝她真的上飞机了?”

      “应该吧…乔丝小姐将项链和婚纱留在了酒店,酒店侍者也看到乔丝小姐带着PA妈去了厉总的私人机场?!?br>
      “怎么会这样?”秦梓歆无比着急“丝丝真的舍得离开乔彻?”

      瞿苒苒道“我去找关昊留住丝丝?!?br>
      唐开伸手拦住了瞿苒苒“要留住乔丝小姐并不难…老板不愿意这样做?!?br>
      “难道就眼睁睁看着乔丝和乔彻就这样分开?”

      唐开摇头,叹息一声。

      秦梓歆也无奈叹了口气“也是…乔彻如果无法用深情打动乔丝,在一起也只会让彼此都不开心?!?br>
      “静观其变吧,如果他们真的是彼此的宿命的话,他们都不会分开?!笨谒祷暗娜耸枪仃?,他的脸上也有难得的忧。

      关昊身后的季凌天开口“真心希望这只是上天对他们的一次考验,并且是最后一次?!?br>
      五个人同时看向正在西下的太阳,内心都在祈祷着。

      …

      飞机上,Rachel已经醒了。

      眼睛后看到周围的环境后,Rachel疑惑地问“妈咪,我们现在在哪里呀?”

      乔丝抱着Rachel,平静回答“在飞机上?!?br>
      “飞机上?!盧achel错愕“妈咪,我们要去哪里吗?”

      “去南沙群岛,那里听说民风很淳朴,空气也很好?!?br>
      “为什么要去南沙群岛呀?爹地呢?妈咪今天不是要和爹地结婚吗?”

      乔丝摇摇头,温柔吐出“妈咪不和爹地结婚,妈咪已经带Rachel离开纽约了?!?br>
      “妈咪,你真的不打算原谅爹地了?”Rachel滑下乔丝的大腿,摇晃着乔丝的睡,瞪大晶亮的眼眸怔怔看着乔丝。

      乔丝身后将Rachel揽抱到身边,回答“甜心,对不起,妈咪曾经答应你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妈咪食言了…”

      “妈咪…”Rachel走到乔丝腿间,伸手抱住乔丝“Rachel不怪你,如果妈咪跟爹地在一起不开心,Rachel会支持妈咪?!?br>
      “甜心,你好懂事…”

      Rachel从乔丝的怀里抬起头,如黑葡萄的大大的眼睛看着乔丝,眼底有着天真。

      乔丝心疼亲了亲女儿,再次将女儿拥进怀里。

      Rachel在乔丝的怀里推了推“妈咪我想上洗手间?!?br>
      “好,妈咪陪你去?!?br>
      …

      洗手间门外,Rachel道“妈咪我自己可以?!?br>
      乔丝女儿的小脑海,目送Rachel进洗手间。

      Rachel去洗手间好一会儿,才从洗手间出来。

      乔丝抱Rachel回座位的时候,才发现Rachel的眼眶红红的。

      “甜心,你哭了?”

      “怎么了,Rachel,怎么哭了?”从座位上起来的PA妈走了过来,关心问。

      Rachel终于隐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乔丝和PA妈都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

      “甜心,你怎么了?你别吓妈咪…”

      “Rachel…”

      眼泪扑簌簌从Rachel眼角滑落,Rachel抱着乔丝的脖子,以哭腔吐出“我告诉我自己不能哭,因为妈咪一定也很难受跟爹地分开,我哭妈咪会更难受,所以我躲到洗手间偷偷的哭,可是…我真的很不想离开爹地,我不想妈咪跟爹地分开…”

      Rachel的话让乔丝和PA妈都红了眼眶。

      PA妈连忙从乔丝的怀里将Rachel抱了过去,轻哄道“别哭,Rachel,别哭…”

      Rachel趴在PA妈的肩膀上,依旧在泣。

      乔丝看着女儿,跌落的眼泪也沾了衣襟。

      在PA妈的抚慰声吓,Rachel渐渐停止了泣,可乔丝却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

      她想起了上飞机前收到的他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

      宝贝,你真的不再爱我了吗?

      夕阳西下,绿色的草坪上被夕阳的余晖所覆盖,暖洋洋的。

      周围的向葵仍旧昂着头,却已经从东朝向了西。

      原本喧哗热闹的婚礼场地,此刻只剩下关昊夫和季凌天夫。

      乔彻坐在空的别墅里,脸上没有表情。

      …

      一个小时前,所有宾客被告知婚礼取消。

      宾客们面面相觑,最后陆陆续续离开。

      宾客们一离开,这里就变得清冷了。

      为婚礼所准备的所有白色的皇家玫瑰,大部分已经凋零…

      风吹起落在地上的花瓣,更增添了冷意。

      关昊和季凌天分别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罩在了子上,他们拥着自己的子,忧伤看着别墅里的乔彻。

      一向意气风发、冷傲自负的乔彻,此刻仿佛失去了往日的傲气,静坐在沙发上,身影清寂。

      “没有想到丝丝真的放弃了跟乔彻的感情…”秦梓歆遗憾道。

      瞿苒苒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乔彻这样落寞的样子?!?br>
      关昊和季凌天看着乔彻,沉默着。

      唐开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对关昊和季凌天道“关总,季总,老板说他没事,今天你们为了他的婚礼已经很累了,他希望你们先回关总的别墅休息?!?br>
      “可是乔彻一个人在这里…”

      秦梓歆的话被季凌天打断“好,我们先回去休息?!?br>
      秦梓歆捏了季凌天的手臂一下“你打算留乔彻一个人在这里?”

      瞿苒苒亦疑惑看着关昊。

      关昊拥住瞿苒苒回答“我和哥都很清楚,这个时候,乔彻最需要的就是一个人静一静?!?br>
      “可是…”

      “走吧!”关昊挽着瞿苒苒率先转身离去。

      秦梓歆看了乔彻一眼,挽上季凌天的手臂,也跟着离开了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因为这最后几个人的离去,变得更加的空旷,清静。

      唐开摇摇头,遵照着乔彻的吩咐,也跟随着他们几个离开了。

      …

      别墅里透着夕阳的余晖。

      乔彻从沙发上站了起身,手机从他的手上滑,哐当一声敲击在别墅大理石的地面上。

      他怔立在别墅的可以望见那一大片的向葵窗前,脚步麻得无法移动。

      他不想放弃,仍在最后一刻,给她发去了短信…

      但是来不及了…

      一切都来不及了…

      乔丝没有犹豫的走了,离开的决定比她过往离开他都更坚决和果断。

      为什么他没有在发现第一次心痛的时候就顿悟?

      为什么他没有好好珍惜?

      为什么等到她再也不给他机会的时候,他才追悔莫及?

      为什么…

      乔彻的表情痛苦。

      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他的眼前黑暗暗的,一直照亮他的那道光不再不存在。

      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原来照亮他人生的那道光不是苒苒,而是她。

      可惜,他失去她了…

      他真的失去她了。

      他想要冲出别墅去将她追回来,可是腿脚已经失去知觉,只意识到痛苦,他没有办法挪动步伐。

      他弥补不了对她的伤害,也再也无法挽回她的心,他彻彻底底失去她了…

      直到半个小时后,他像是突然清醒过来,拿出手机迅速拨下一串号码“唐开,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查到乔丝的位置,就算她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她?!彼倒?,他再也不会放开她。

      他突然顿住,因为感觉到一道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乔丝站在别墅的大门前,她用润的,蒙的,凝重的,忧伤的双眸深深注视着乔彻。

      乔彻握着的手机慢慢放下…

      他不敢置信,以为是幻觉,他不敢靠近,甚至连喉咙都是哑的。

      然后,在反复确定眼前的人不是幻觉后,他如离弦的箭冲向乔丝…

      在将她紧紧抱住后,切实感觉到她的身体,她的体温,还有她独有的体香时,他将她紧紧按在怀里,激动得几乎要将她进骨子里。

      她没有说话,任由他抱着,靠在他的肩膀上,泪模糊了她的双眸。

      过了许久,他稍稍放开她。

      “我以为你走了…我怕我再也找不到你?!?br>
      她看着他,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滑落。

      “宝贝,再给我一次机会…”

      她轻轻咬着,似乎在压抑。

      “我爱你,乔丝,我爱你!”失而复得的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爱,他再一次紧紧抱住她,几乎让她不能呼吸。

      发现她始终没有说话,也没有回抱他,他慢慢松开她,惶恐而小心翼翼地问“宝贝,你怎么了?”

      乔丝看着乔彻疲乏的脸庞,在迟疑许久后,伸手轻轻地抚上他英俊的脸“我说过,我们之间,我永远都是输家…”

      “不!”

      乔彻用力将乔丝摁进怀里“我爱你,丝丝?!彼纳舻统炼挂?,仿佛从灵魂深处呐喊“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br>
      她靠在他的肩上,眼泪肆无忌惮的溢出,沾他的西装,她几乎发不出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现在唯一想要对你说的只是,我爱你…丝丝,我爱你…不管你信不信?!?br>
      乔丝屏息。

      因为他的怀抱,因为他的体温,因为他身体的味道。

      这些都是她无法放下的。

      她爱他…

      她做不到从跟他形同陌路…所以她下了飞机。

      “对不起,丝丝,我太慢发现这个事实,我该死!”他喃喃诅咒自己。

      她抱住他,在他的肩上摇头“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你已经说了很多很多…”

      他再一次沙哑逸出“我爱你?!?br>
      她抱紧他,冲破喉咙的艰涩逸出“我也爱你?!?br>
      原以为,她和他再也不会有集。

      可是,十几年前捆绑的宿命让他们根本无法再分开。

      她还是下了飞机,因为Rachel,也因为她始终放不下的心。

      就让她浑浑噩噩这一生,什么都不去计较…只把握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就此结局吧!

      幸福,一定会眷顾有心的人的。

     ?。?br>
      三年后。

      乔丝和已经八岁的Rachel在自家的别墅的花园里

      种植着玫瑰花。

      Rachel道“妈咪,为什么不要种玫瑰啊,你不是最喜欢向葵的吗?”

      “妈咪喜欢向葵,也喜欢玫瑰啊,玫瑰可是代表爱情?!?br>
      “难怪爹地每天都送玫瑰花给妈咪,原来爹地在告诉妈咪,爹地很爱妈咪?!?br>
      乔丝铲着土,但笑不语。

      这时候,一位佣人匆匆跑来“夫人,夫人…”

      乔丝淡定自若,拍拍玫瑰上的泥土,柔声问“什么事呀?”

      佣人道“关总他们在来这里的路上跟一辆失去控制的车撞上…”

      “什么?唔…”乔丝因为激动,起身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被玫瑰花的刺刺了一下。

      “妈咪,你受伤了?!盧achel看到乔丝血的手指,忙道。

      乔丝咬住手指道“我没事…你快说?!?br>
      佣人道“夫人您先别着急,关总他们没什么大碍,好像只有瞿小姐脚受了点伤,不过关总已经打电话来了,他说他们送瞿小姐去医院处理好伤口,会准时到这里的?!?br>
      是啊,从两年前开始,关家三兄弟都会举办家庭聚会。

      有时候在关宅,有时候在关昊的别墅,这次在乔彻的别墅。

      乔丝抚了抚口,松了口气“莎莉,你快把我吓死了?!?br>
      佣人窘迫。

      Rachel摇了摇乔丝的手臂“妈咪,我们要不要去医院看苒苒阿姨…”

      “好啊,你爹地快回来了,我们等你爹地一起去吧!”

      “嗯?!鼻浅乖诖丝谈蘸米呓ㄔ?。

      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丝毫的痕迹,他依旧的年轻英俊。

      乔丝看到乔彻,冲他微笑。

      Rachel已经迫不及待地冲向乔彻,兴奋地唤“爹地…”

      乔彻在Rachel在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佣人莎莉开始跟乔彻禀告关昊他们的情况。

      远远地,乔丝看到乔彻拧起了眉。

      乔丝的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微笑,深情看着乔彻。三年后的乔丝看起来比起三年前的乔丝更加的气质动人,一头飘逸的长发随意绑在一侧,美丽而慵懒。

      乔彻牵着Rachel走向了乔丝。

      乔丝亲昵挽住乔彻“走吧,我们去医院?!?br>
      乔彻亲了乔丝的脸颊一下,这才点点头。

      …

      乔彻亲自开车。

      去医院的路上,Rachel坐在后排,乔丝坐在副驾驶座。

      乔彻车开得有些快。

      乔丝并不担心乔彻开车的技术,淡定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致。

      车子终于到了医院,乔彻握着乔丝的手走进医院。

      柜台前的护士立即就认出乔彻的身份,也沉浸在乔彻的英俊外形中,出花痴状“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

      乔丝客气微笑“那个…我们是来看朋友的,请问…”

      “我老婆的手被玫瑰的刺给刺伤了,她刚才了血,伤口估计有些深,需要消毒?!?br>
      被乔彻打断话的乔丝错愕地看着乔彻。

      护士道“请跟我往这边来?!?br>
      …

      “医生,你最好给我开一点止痛的药,我怕她晚上会疼?!?br>
      “好的,乔总?!?br>
      “疼不疼?”乔彻执起乔丝受伤的食指吹了吹“做事也不小心,以后别种那些玫瑰了,让花匠去做?!?br>
      “彻,苒苒她受伤在医院?!鼻撬刻嵝训?。

      坐在乔丝身边的Rachel开口“妈咪,这里是XX医院,可苒苒阿姨他们在XXX医院?!?br>
      乔丝怔愕。

      他不是来看苒苒的?

      “止痛药已经开好了?!?br>
      “好的,谢谢医生?!?br>
      “乔总夫人,这两天受伤的指头可不要碰水啊…”“哦?!鼻撬裤躲陡缴阃?。

      …

      离开医院,乔丝以为乔彻会直接开去XXX医院,没有想到,乔彻的车是往家里开的。

      “彻,我们不先去医院看苒苒吗?”

      “关昊说会准时到这里,苒苒应该没什么事?!鼻浅够卮鸬们崦璧?,莫不在乎。

      乔丝凝望着乔彻,久久。

      乔彻看着前方的路,握住乔丝的手“宝贝,干嘛这样看着我?”

      乔丝摇摇头,将头靠在了乔彻的肩上。

      乔彻不顾女儿在场,见车道无人,搂住乔丝,低头跟乔丝吻了一秒。

      Rachel看到这一幕,乖乖将视线投向窗外。

      吻过之后,乔彻张开大掌跟乔丝十指相扣。

      乔丝紧握住乔彻的手,嘴角不由自主

      地勾起了一抹笑。

      “怎么了,一个人在偷偷的笑?”乔彻勾了一下乔丝的鼻子,带着宠溺问。

      她噘嘴,以恃宠而骄的语气道“没啊,就是想笑?!?br>
      她撒娇的样子很是可爱,若是有Rachel在场,他必定将车停下在路边,好好吻她一番。

      “对了,小凑和小酷呢?”

      乔丝道“你放心的,你的两个小宝贝现在在家里睡得很香呢,我是喂了他们才去花园种花的?!?br>
      “辛苦你了,老婆?!?br>
      “哎呀,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自从替你生了小凑和小酷这两个小调皮,你已经跟我说过好多次这样的话了…”乔丝靠在乔彻的肩上咕哝道。

      乔彻尔雅的笑,握紧乔丝的手,试探地问“老婆…”

      “嗯?”

      “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乔丝捏捏乔彻的鼻子“怎么又问我这个问题?”

      乔彻乘势在乔丝白皙的手背上亲了一下“我当初骗你说什么已经注册,是为了让你在我们的婚礼上不打退堂鼓,哪里知道你真的逃婚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们的婚礼也已经举办了,而且我们也已经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难道你还要考虑?”

      乔丝歪着头,很认真地想了一下。

      乔彻紧握着乔丝的手,以低沉的嗓音逸出“我不你…我依然是那句话,我会等你?!?br>
      “那好,现在把车开去民政局吧!”

      “开去…”

      乔彻难以置信,车子在道路中间停了下来。

      后面的很多车子在按着喇叭,乔彻充耳不闻,以几乎窒息的语气问“宝贝,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开车去民政局吧,不是要注册结婚吗?”

      “老婆!”

      “还不快点,我可能会反悔的哦?!?br>
      下一秒,乔彻踩下油门,车子在所有司机的无法理解中飞速驶离。

      …

      从纽约的民政局出来,乔彻开心将乔丝抱了起来。

      “喂,好多人看着呢,你能不能理智一点?!泵娑灾芪说牟嗄?,乔丝羞窘捏着乔彻的手臂。

      Rachel在一旁拍手道“好耶,爹地妈咪终于结婚了?!?br>
      乔彻当着众人的面深深吻了乔丝一番,才道“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我居然这样好运?!?br>
      乔丝伸手圈住乔彻的脖子,甜甜的笑“老公,我爱你?!?br>
      乔彻俊眉一挑“嘴突然这么甜?有事求我?”

      “没事就不能跟你说这句话吗?”

      “能,多说几遍来听听?!碧?,他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她说这句话。

      “我爱你,乔彻,我爱你,我爱你…”乔彻开怀大笑。

      乔丝深望着乔彻,没有人知道,这一刻,她在心底祝贺着自己终于得到了她梦寐以求的幸福。

      她爱乔彻,乔彻爱她。

      她和乔彻的未来一定会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永远幸福。

      ——全文完。
    ( ← ) 上一章   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   下一章 ( 没有了 )
    总裁的美丽娇总裁,我要离冰山总裁乖乖总裁,我们离逼婚契约:总恶魔哥哥饶了冷情霸少杀手总裁的恋人神秘总裁小小极速快三计划总裁别再玩了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乖乖冰最新创作的免费总裁小说《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第499章 番二 全剧终及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最新章节第499章 番二 全剧终在线阅读,《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的免费总裁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极速快三计划 www.rgpk.net)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