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
  • 《融雪》第十一章福的女人全文终及《融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极速快三计划
    极速快三计划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极速快三计划 > 热门小说 > 融雪  作者:紫屋魔恋 书号:48027  时间:2019/3/17  字数:5993 
    上一章   第十一章 性福的女人(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自从那次伏击不成,反被道玄子击走后,清风观虽是风生水起,在江湖上建立了偌大威名,可观内的掌门之争,也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说句实在话,若非观内弘字辈的弟子都对掌门之位抱着希望,因此拚命努力建立功迹,恐怕清风观还不能这般兴旺呢!

      可万事有利也有弊,虽说观内弟子人人奋勇、个个争先是好事,但彼此间的争斗,却也愈来愈盛,甚至到连外人都听说的地步,道玄子为了平息竞争,这几年来连头发都白了好多。

      说来弘暄子虽是杰出,却也不到能够力众同门的地步,若非门下出了个信子,颇为师父争光,怕道玄子也不会指名传位弘暄子,偏偏就在掌门即将交接,人人表面无事,私下剑拔弩张的当儿,自己却给派到明月观这儿来处理事情,这叫信子想不担心都不行。

      弘暄子倒不像信子那般担心,一来弘字辈的师兄弟们虽是难分高下,可若算上字辈弟子,弘暄子一系的实力可就称得上门内顶尖,加上门内又有道玄子镇,便是有人心怀不轨,其余各系实力上也难与弘暄子一系留守人员争夺;而且明月观距清风观并不远,只要中间不出什么事情,信子解决这儿的事后,回到清风观该当刚好可以参加掌门传位的大典,该不会出子。

      “师兄别担心,”见信子品茶品的心不在焉,旁边的师弟们也知他心中到底在担心些什么,向来与信子好的午子笑了笑,拍了拍师兄的肩膀“那时我就问过明月观的明典师兄了,这回根本没有什么事,原本以明月观的实力自己就可打发,不过是为了以策万全,才到观里求援,我们此去不过是帮明月观壮壮声势,时间上一定来得及的?!?br>
      “我就是怕出事,”皱起了眉头,信子微微一叹“几位师伯叔对师父接位的反应你又不是不知道,偏偏在这个时候让我出来。照往例,与明月观往来的事,都是弘昭师叔打发的,这回却让我们出来,还是弘映师叔力荐,不能不担心其中有事??!”这倒是,午子心中暗暗咋舌,虽说为了掌门之争,师门弘字辈的几位师伯叔处的向来不好,虽说弘暄子颖而出,倒也不用担心其余师伯叔联手对抗,若师伯叔们不联手,弘暄子这边还有道玄子支持,该不会出子。

      可这回到明月观的事,首先是弘昭子出面举荐信子前往,理由是让字辈弟子们多些与同道接触的经验,连向来和弘昭子不太合的弘映子也出言赞成,说来确实有些诡异,不过弘昭子与弘映子两系实力都不强,想要出事都嫌实力不够。不过午子表面上还是轻轻松松的“其实师兄也不用太担心,大不了我们快点结束,赶快回观不就行了?”

      “只怕没办法速战速决喔!”

      “谁?”听到旁人言,午子连忙备战,照说江湖上打探他人隐私乃是大忌,便是有人旁听了自己等人说话,也不会在这时候出言,只是午子心中紧张,难免有些慌乱,若非信子见机得快,连忙按住了他手,怕午子早已出手了。

      望向出言那人,信子不由中一撞,连午子一身杀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旁边位上那白衣女子容绝美,更动人的是神色圣洁无伦,隐隐有天仙下凡之态,看的众人自惭形秽,便是原先心中有火,看到如此天仙化人,怒火也要消失无踪。

      “在下清风观信子,这几位乃在下师弟,不知姑娘如何称呼?”知道若非心中有事,恐怕一进来就该看到这容娴雅的美人了,信子微施一礼,连带着师弟们也回了神。

      “奴家如何称呼,很重要吗?”

      “这…确实也没多大关系,只是…”虽说不希望被这女子当成无礼之人,但方才此女所言刚好击中了信子心中最担心的所在,信子想不追问都不成?!爸皇枪媚锼郧槭轮卮蟆?br>
      “是不是情事重大倒不重要,”那女子微微一笑,显然对信子的反应很有兴趣“清风观无论如何也是一方道门,掌门传承此事极重,道长怎么不想想,明月观向为清风观道友,怎么会在这么重大的时候,为了些许小事向清风观求援?”

      “这个…”一句话又打到了信子心思要害,连午子也听出了其中不妙之处,他两是弘暄子一系最顶尖的好手,乃弘暄子的左膀右臂,虽说这回下山的事情来的蹊跷,两人难免猜测是被调虎离山,但观内有道玄子镇,该当不会出事,两人虽心中有疑,仍是乖乖接受指令。

      “若是原没派人,明月观也知贵门事情重要,该当不会怪责,但若派了人出来,如果事情临生变数,不解决完毕,只怕是不开身,到时候贵门若出了什么事,可就鞭长莫及了?!?br>
      “姑娘这话言重了吧?”午子深了几口气,这才开口“本观传承虽是大事,倒也不用这般小心翼翼,我师兄弟二人虽出,本观仍有自保之力,无须担心鞭长莫及之慨?!?br>
      “道长倒放得下心,”那女子嘴上笑意愈浓,带了一丝娇俏意味,看得几个人眼都直了“若掌门大位已定,想再争都来不及了,现在距掌门交接大典尚有数,如有人打算孤注一掷,现在正是准备和发难的时候,毕竟只要大位未传,总还有争取的机会,难道道长不这么以为?”

      伸手止住了还想辩驳的午子,信子只觉背心发寒,这女子的话语刚好点着了他心中最畏惧的要,虽说师伯叔各系实力都不如师父,但若他们为了保留最后争夺掌门大位的机会,联手起来先扳倒师父,那势力之强,恐怕就是道玄子在场镇,也不住阵脚。信子站起身来,走到那女子身前,一揖至地“姑娘心如明镜,愿有以教我?!?br>
      “不敢,”那女子回了一礼“明月观若真是小事,便抵不上清风观掌门传承的大事,照说道长应该先分轻重,无论如何,先以稳定了清风观情势再论其他,毕竟掌门传承乃是绝顶大事,一个处理不好,便是阋墙之祸。此关若过,其余事等皆可慢慢收拾?!?br>
      “姑娘教训的是,是信疏忽了?!?img src="image/yang.jpg">信子深深一躬,这女子所言确实缓解了他心中茅信就此回观,若姑娘后有闲,请迳向本观一行,信必然扫榻以待?!?br>
      眼见观中战正酣,坐在上首的道玄子冷汗直,偏生道受制的他,一句话都出不了口。

      坐在这掌门位上也有近二十年,照说道玄子年老成,观内的事该当瞒不过他,可这回的事实在太出人意料了,为了扳回掌门之位,向来面和心不和的弘曦子等人竟破天荒联起手来,在传位大典前三发难,打算硬迫道玄子改变心意。

      事出突然,加上弘暄子的得力弟子信子、午子等都不在观内,一时间寡不敌众的道玄子还差点被的非得就范不可,幸亏信子等人及时来援,方才扳回了局势。

      本来以道玄子的威望,又有己方实力派弟子回援,该当是不起来,可弘曦子等人深知成败在此一举,开弓没有回头箭,既已发难索全力一战,打算拚个你死我活,心中恚怒的道玄子原打算出言制止,没想到话到喉头,却觉背心几处大一热,一股刚火劲迅疾无伦地攻入体内,竟在无声无息间封了道玄子道,想阻止观内阋墙之战已是有心无力。

      而见道玄子竟不出言阻止,弘曦子等人不由更起侥幸之心,全力以赴之下,一时间竟与弘暄子等人战了个五分平手。

      当局者,旁观者清,坐在上首的道玄子虽是道受制,眼睛可不含糊,堂下战的众人之中只要有那一方略落下风,身后便有股劲风轻扬,无声无息地攻向占了上风的人,在争战双方不知不觉之间,令双方战势又复平衡,显然身后之人居心叵测,竟是打算让清风观内争不息,直到双方同归于尽而止。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勉勉强强出了点声音,却是细如蚊蚋,道玄子真不敢相信这会是自己发出的声音,身后那人劲气发热,所修乃是刚功体,与当年来犯的‘血豹子’陆魄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当中又有一股柔韧绵长的劲,有些道门相生的感觉,又不像他所知的道门功法,高明处较陆魄还要强上几分,令陆魄几次想要运功冲,都是功败垂成。

      “师叔你贵人多忘事,连弘晖也忘啦!”

      “你…是你…”听到身后弘晖子的声音悠然传来,道玄子只觉浑身顿寒“你…当暗算本座不成,现在竟还敢来…”

      “当真…是我暗算你的么?”声音中带着几分失望,听的出来当中的苦涩“我说师迪,就算你早忘了当年誓言,想将掌门之位传给你自己的弟子,说个明白弘晖也会让位,毕竟以弘晖的子,这掌门怕也坐不住。但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冤枉我呢?”

      “不冤枉你,如何能传位传的名正言顺?”声音恨恨的,眼见堂下弘晔子一个不慎,竟被弘映子一剑穿心而过,显见是不活了,但心知必死的弘晔子回光返照之间,竟不顾一切地抱到正双战弘暄子的弘昭子身上,两人几乎是同时毙命。

      而去了弘昭子后,原已落在下风的弘暄子抖擞精神,与弘曦子战成了五分平手,掌风剑影之间,双方仍是个战难解的局面,看得道玄子怒火大升,颇想高声吼一吼这些不肖弟子,弘晖子都回来报仇了,你们怎么还自相残杀?“名不正则言不顺,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懂?清风观的声誉,绝不能因你而废…”

      “够了…我懂了…”默然半晌,弘晖子的声音又传进了道玄子耳中,听弘晖子到现在还慢的不肯喊停,道玄子心如刀割,每迟一分,堂下便战死一位弟子,这些人可都是清风观的门人呀!“你…你既然懂了,还不喊停?再这样下去,清风观可要…咳…可要元气大伤…”

      “就让它灭了吧!带着师叔你心心切切的清风观声誉…”弘晖子声音微颤,道玄子突觉背心一痛,俯身下望只见腹下衣衫微微一突,显然弘晖子这一剑拿捏的恰到好处,剑上劲道虽是震碎了他整条龙骨,让道玄子就算道解开也无动手之力,剑尖却未透衣而出,别说堂下正战的火热,就是众人将注意力转到道玄子身上,也看不出他已然中?!八恰崴孀拍闳サ摹?br>
      见堂下将近尾声,实力相近的双方一直拚不出个高下,加上身为同门的彼此间对对方功夫均了解透彻,也不可能出什么奇招败敌,磨耗之下死伤愈甚,死的还比伤的多,因为彼此均知,若留着对方性命,回头而来的报复必是强烈无伦,是以下的都是杀手,丝毫不留情面。

      知道快要到自己出手的时候了,隐在座后的弘晖子与宋芙苓互望一眼,清风观的人力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等堂下分出了胜负,胜的一方也没剩几分体力,正好让弘晖子与宋芙苓收拾残局,此间胜负已无意外,只是看会不会不经意间留下漏网之鱼而已。

      站到了观外,看着清风观的建物在大火中逐渐崩坏,弘晖子心中百感集,一时间竟移不开眼去,到现在他总算有几分明白,那宋芙苓在极七妖庄园外头的感觉了。

      一转眼,只见宋芙苓目中微疑色,正打量着自己。

      “怎么了,姐姐?”声音出口,连弘晖子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声音如此柔弱无力,一点不像自己发出的声音。

      “没…没有…”嗫嚅了好一会,宋芙苓才开了口,声音也是干干涩涩“奴家只是奇怪,以弘晖你的个性,便想报复也…也不会用上这等手段,令清风观灭门无遗…是不是有什么原因?”

      “现在…我们都一样了…”

      听到弘晖子的话,宋芙苓脸色发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复仇的滋味,确实没那么好受,是不是,姐姐?”

      “为了我…为什么,弘晖?奴家…不值得的…”娇躯微微发颤,眼波在火场和弘晖子脸上连,宋芙苓只觉有什么堵在喉头,一时间差点说不出话来。

      也不知那儿来的勇气,弘晖子臂膀轻伸,将宋芙苓搂入怀中,狠狠地抱了一下“值得的,姐姐…你再也不能说我不懂你了…”

      发热的脸蛋儿埋在弘晖子前,泪水狠狠的决堤而出,宋芙苓只觉得一直积在体内的难受感觉,此刻像随着泪水汹涌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地冲出体外,一时间竟无法自己。

      良久良久,虽是泪水已不再,可宋芙苓也没抬起头来“弘晖…”

      “嗯?”

      “奴家…奴家早已不干净了,你…你还要我吗?”

      “当然?!庇彩翘鹆怂诬杰呱盥竦牧车?,仿佛要宋芙苓亲眼看着自己的承诺,弘晖子一字一顿地说了出口“无论如何,我都想要芙苓姐姐留在弘晖身边,永永远远…姐姐你…”声音陡地一窒,弘晖子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在他抬起宋芙苓脸颊的同时,她秀丽纤细的小手竟也滑入了弘晖子衣内,直捣黄龙地探着了弘晖子中,弘晖子话还没说完,那物已然落入了宋芙苓的掌握,纤巧的抚触差点没让弘晖子拔。

      “从当为弘晖你调理内劲时起,奴家便知这刚内劲,会让弘晖你…你情之思狂野难,而且这东西也…也会愈来愈让女人受不了…”纤手轻抚着那物,巧妙地让它拔雄壮,很快弘晖子内已高高顶起了一块帐篷。

      宋芙苓微闭美目,神色间竟有一丝情的冶“只是没想到逃了这么久,奴家还是逃不过这宝贝儿…”

      “姐姐…”被她的巧手逗的口干舌燥,好久好久弘晖子才说得出话来,从上次在秋谷逞威之后,他自己心知,这物确非寻常女子所能承受,光看三天女才破瓜便被他的死去活来、高迭起,事后委顿不堪,只能软绵绵地任他们抱到极七妖那儿,便知宋芙苓这仙女般的人儿,只怕真受不住自己旦旦而伐“如果姐姐怕…怕受不了…弘晖会小心的…”

      “不可以小心…”主动送上香吻,口中那清甜的滋味,令弘晖子双手一揽,将宋芙苓抱在怀中,再也不肯放“弘晖你不知道,对女人来说,在那受不了之后的滋味,才是最为销魂的…”

      “弘晖知道了,绝对…绝对不会太过小心的,只姐姐就要吃苦了…”感觉那物在宋芙苓手中愈发长大,弘晖子强忍着想将这美女就地正法的冲动,心中暗道就算再怎么在宋芙苓身上放怀冲刺,也绝不能使上‘六融雪’功,那对宋芙苓的‘凝雪灵玉’功体伤害太大。

      光那见谷彩湘在‘六融雪’功的刺语连绵,事后功体大退,连极七妖随便一个弟子随手施为,都能令这妙手观音在榻上全盘投入,被蹂躏的快已极,仿似从观音变成娃,便知其中威力。

      “好弘晖…别在这儿…”声音娇柔轻细,带着无比的媚惑,此刻的宋芙苓仿佛化成了一团火,在弘晖子怀中只待狂烧的时候“带奴家到…到当的瀑布去…奴家要在那儿把一切都交给你…然后…”

      “然后?”

      “然后你就把被征服的服服贴贴,死心塌地跟着你的奴家带到极七妖那儿去…”仿佛光只是这样说话,已是火焚身,宋芙苓眸中媚光四,娇躯火热已极“把极七妖对付女人的手段学了个遍,每一招、每一式都用在奴家身上,让奴家成为天底下最…最福的女人…”

      【全文完】
    ( ← ) 上一章   融雪   下一章 ( 没有了 )
    巨大女友一个领主的养空蝉碧玉鸳鸯扣梅雨情结(母昨夜星辰江湖滛香录武林秘史之侠催眠传记极速快三计划九龙女传奇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紫屋魔恋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融雪》第十一章 性福的女人-全及融雪最新章节第十一章 性福的女人-全文终在线阅读,《融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融雪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极速快三计划 www.rgpk.net)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