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
  • 《醉舂风》第八回赵玉儿甘守空帏完结及《醉舂风》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极速快三计划
    极速快三计划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恶之城 官路红颜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极速快三计划 > 热门小说 > 醉舂风  作者:清·江左谁庵 书号:48030  时间:2019/3/17  字数:5934 
    上一章   第八回 赵玉儿甘守空帏(完结)    下一章 ( 没有了 )
      第八回、张监生言旋故里、赵玉儿甘守空帏

      杨柳风吹何太急,桃花雨骤苍苔冷。此际不堪情,断肠二四更。

      卷卷鸳鸯被,掩掩珊瑚泪。新旧总徙然,残花岂再解。

      《菩萨蛮》

      且说张三监生在文安县做三衙任,升了南京鹰扬卫经历,辞了上司,重到北京。收拾帐目,打点同了家眷,水路回南,这番不住在西边甘石桥了,就在前门往东,寻了个下处。

      在陆侍郎口儿,也是个热闹所在。他也是京官了,不免拜拜苏州亲友,凡是缎店、洒线店、扇子木梳各杂货店。

      偶然一,拜个缎铺子姓徐的。主人不在家,接帖的是个老仆。他见是纱帽绿领,一个骑马的官员,全然不认得了。张三监生却认得是走脚通风,前那个老管家。便问道:“你认得我么 你如今越发老了?!?br>
      老仆想了一想,才笑起来道:“原来是张三相公!恭喜!

      恭喜!做了官了?!?br>
      张三监生唤他在旁边来,问道:“娘娘、姐姐都在这里吗?”

      老仆道:“那年请相公不来,我家徐大官回家,又有人说了些是非,在家闹了十多,把姐姐许了个新秀才彭相公。那知嫁到他家,是做亲的头一夜,新郎半夜叫将起来,道是破罐子,跑了出去。他父亲也是老秀才,第二,要告要吵,把姐姐退了回来,嫁都不肯还我家。大官十分没趣,把两个娘娘与姐姐,都打了一顿。说道:『我三十八岁,尚没儿子,只这个女儿。指望嫁了女婿,做个半子。如今出了这样丑,那个好人家,再来娶你!』没法处,我家官人把住房都卖了,带了家眷,搭在龙衣船,上来到京里。过了两三年才有个洒线店。陆家没了娘子,娶了姐姐做后老婆,去年也养了个女儿了?!?br>
      张三监生道:“时移物换,多少变迁,可叹!可叹!你下午可到陆侍郎口,问新升南京经历的张爷家,我还要赏你,也还要劳你一事,不可失信?!?br>
      老仆道:“我下午准到张爷家来?!?br>
      正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原来张三监生只为破了徐大官女儿的身,心上不安。老仆受了他三两赏封,传言寄语与大小娘子说了。央儿子的丈人浦亲家为媒,求陆家两岁的女儿,与他儿子自勖新养的孙孙结姻。浦亲家与徐家、陆家,都是在京开店,相会的。

      徐大官又不晓得就是子张三监生,竟结了百年姻眷。只有张三监生与徐家大小娘子及女儿四个人心照。为这联姻,忙了月余。

      正待往张家湾,寻船回南,只为搭官船不便,自雇船又怕路上难行,蹉跎了几。那知苏州头帮粮船已到,阿龙在前门上一问,正问着了徐家铺,着人领到张三监生下处来。且喜在家。阿龙磕了头,立起身来,张三监生道:“我离家二十多年,你全没一禀帖寄来,问问家主平安,今来此何干?”

      阿龙先说了大相公、二相公把我逐出,落在外。然后把三娘子改行从善,来寻相公与大官的话,逐渐说完。张三监生大怒道:“我已休过了,闻得在外为娼,玷辱父母兄弟。不成人的货,谁教你奴才领到北京来?”

      阿龙又跪下禀道:“大相公、二相公又在去年没了。小人不肯跟来,便要摆布小人。原说家主若不收留,依旧回去?!?br>
      张三监生教请出大相公来,张自勖也不认得阿龙来。阿龙见小主人出来,一般跪下磕头。张三监生对儿子道:“我父子久在他乡,只为你生母,不料你大伯、二伯相继没了,我的产业毕竟飘散。亲弟兄三个,病死了两个,岂不可痛 况你母,苏州住不得了,搭了粮船赶到京里。我是义断恩绝,决不收留的了。不知你心下如何?”

      自勖道:“记得古书上道是:『母出与庙绝?!坏蝗?,儿子自然也不认了?;蛘叩攵?,都助些盘。等他原粮船上回去?!?br>
      张三监生道:“我父子如今往南赴任,他在北京落得眼中清静,他回南不回南,不必管他??鲆研莸?img src="image/qi2.jpg">,原不是我家人了。也罢!取出三十两银子来,就算你与他的?!?br>
      一面叫自勖取银子,一面叫过阿龙来,吩咐他道:“你拿这三十两银子与他做盘,回去不回去,我都不管。只不许说是我休过的前,小相公也要体面。若说了是前,不论在苏州、在北京,我定然送你到官,问你个主母的斩罪。妇人免不得讨气绝。不说是我前,凭你们做歹事,左右不是我家的人了?!?br>
      自勖取出银子,递与父亲。张三监生又教封好了,写了数目,与阿龙拿去。又吩咐道:“你也再不许上我门了,我已做官,送你到兵马司,便教你打一个半死?!?br>
      阿龙忙忙应了自去。有诗为证:败子回头便做家,奈何女恋烟花;周旋子母非为过,弃置总不差。

      人去任他风滚,身归喜我宦情赊;从今南北分歧路,冷署悠闲罢晚衙。

      且说阿龙拿了三十两银子,回到张家湾上粮船来,把一番的话,从头至尾话了一遍。三娘子道:“他不收留,怕没安身去处么 只是我若略守些规矩,如今也做了了。不知是那一个狗妇,倒做了现成?”

      阿龙道:“我为家主吩咐了,不敢打听一句,飞跑来了。

      原说回去不回去,凭我与你,只不许说是张三娘。你如今意下如何进城不进城,早些计较?!?br>
      三娘子道:“我已四十六岁了,做小娘儿也不久,就许嫁了你,也了我终身。只是百来多两银子,坐吃山空,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会几出戏文,曲子又像模样。且认了你做老公,你认了我做老婆,搬到城里寻个教师索学些戏,你也学了打鼓板。

      有好主儿,接他一两个,平常的不要留他,靠着做戏混几年。过了五十岁,你那时也四十多岁了。一马一鞍,料不落寞,今夜就与你做夫妇起好么?”

      阿龙道:“好便好,若与别个热了,我要吃醋的呢?”

      三娘子道:“夫间不消吃醋。

      只是如今姓什么好?”

      阿龙道:“我姓安,原是安禄山的子孙,落到南方去的。

      你既嫁了我,就唤做安三娘便了?!?br>
      这一夜,就买了三牲祭祀。两个没廉的,拜了天地。权在船里做亲,把五钱银子,与船上买酒吃。

      他两个在舱传杯盏,吃得烂醉。此时正是七月初旬还是热的,两个都得赤条条。扯来上席子摊在那船板上,阿龙把妇人揿倒在地,着醉那醉。只顶进去,就有。一个不知高低价,捣这个不知死活价去。

      妇人口里哼了叫,叫了哼,也不顾船旁百人行走。从古来老娼,没一个赛得他过。虽是命里犯了桃花,不料他这般狂,到二更船上人都睡了,两个酒也醒了。方才爬起来,又把冷酒大家吃了几瓯,上去睡。

      次,找还了粮船上船钱。雇了一辆车子,双双入城。怕正门近张三监生下处,反从顺城门进去。先寻个饭店歇下,托那店主人次寻房,却寻在戏子聚集的左近,请了教师教三娘子的戏,教阿龙的鼓板。

      后来三娘子学会些杂戏,阿龙学会了鼓板,合在?;是准野嗬?,倒也做了二三年生意。只为三娘子被人得多了,忽然一,小腹子疼痛起来,只一周时,就呜呼哀哉了。

      他原是好好人家的女儿,又嫁在好好人家做媳妇,只为一念之差,再不改过自新,终于堕落。故此一世没结果,悔死他乡。

      有诗为证:妇人水性古来闻,亦须常把身心束;只缘夫主少年痴,学样思量图。

      张郎李友聚娱,中任凭洗??;奇不过廿余年,留与千秋作忠告。

      如今丢过了第一个女。且说张三监生,因为雇船未便,与浦亲家商量了,只得雇了四乘骡轿,跟随的男女雇了六个骡子,往南进发。头一夜,出城迟了,走不多路,就住在长店地方。虽是个小小去处,万历年间,民安物,凭他大财主大行李,随处可歇,并无盗贼扰。

      张三监生睡到半夜,梦见自己到都城隍庙里,上殿叩头。都城隍道:“张某只因你改却前非,不贪了,故此不减你的官禄,不缺你的衣食,止少了十年寿算。这经历官儿,原没甚滋味。你到任后,就该与你儿子援例入监。有了小小前程,便可保守家业。家里的田产,还有些是你侄儿收着。明年速速告病回去,料理一年,就要辞世去了。赵玉儿是你的老婆,不须忧他改嫁?!?br>
      张三监生叩头称谢,陡然惊醒,才知是南柯一梦。当夜说与赵玉儿知道。次也说与儿子张自勖,十分叹异。

      一路闲话休题。到了黄家营,渡过了黄河,在清江浦雇了两只蓬子船,直到仪真县地方。只因官冷,没有衙役来接。依旧自己雇了江船,一帆顺风竟到水西门泊下。

      就以近就近,水西门里租了一所房子,安顿了家眷。择了吉上任。停不多时,在上元县起了随任纳捐的文书,替儿子张自勖纳了捐。

      不等京咨到手,先去国子监,见了祭酒司业,走班坐监。虽然文字不济,一般也列于衣冠,人前做人。坐了半年。

      张三监生忽然动了回家念头,在南吏部江都察院,各上司中了文书道是:老病乞休。南吏部查他年貌册,只得五十多岁,年力强壮,不肯准他病呈。张三监生又央了南吏部大堂一个同年考功司郎中,一个同乡,再三恳求,才准了申文,转申北京吏部。张三监生又替儿子自勖在国子监告了暂假,收拾回苏。雇了人夫抬扛,轿马坐人。打从句容、白玉,一路直到丹下船,虽是小小官儿,也算春风一度。

      有一曲簇御林为证:官员相经历容,池前雏唱道雄,村夫野妇都惊勋,左右的都遵奉。轿儿中,鸟纱绣服,面好春风。

      张三监生到了苏州,船泊阊门。思量祖居新家巷地方,被顽出丑一番,不好意思。先差人通知大房二房。原来大房绝嗣,止有二房两个儿子。大的立嗣在大房,第二的原承二房香火,端的住在一处。

      大房房子,只一个六十来岁的嗣母居住,弟兄两个到阊门船里,见了张三监生与赵玉娘、张自勖,大家伤感了一场。就请三阿叔到南仓桥大房旧居,安顿家眷,再作区处。张三监生到了大房家里,见过了老寡嫂。有古诗为证: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不改鬓催;儿童相见无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过了几,两个侄儿把栈房所存帐目都还了。说连年利息,父亲两个存,并未结算。张三监生道:“亏了两个阿哥替我掌管,才不被恶妇费尽?;顾凳裁蠢??!?br>
      又把新家巷房子卖了,总写了一本帐目,尽数与儿子张自勖。吩付道:“我看你不嫖不睹,不在外非为,岂但不像妇生的,连我也胜似几分了。我只为少年时,血气未定,被一个伴读先生引坏了,几乎丧身恚家?;箍魑腋墓孕?,不至落。你创业不足,守业有余,只小小心心,保家为上。就是小官,我为在京便易,故此营谋做了,也不曾趁什么银子,你切不可动此念头?!?br>
      张自勖跪受教训,以后都是他夫二人管理。张三监生与赵玉娘,当常叫一只半大不小的游船,虎丘观音山各处,逢场作乐。

      过了年余,张三监生忽然一病,医药无效,料道不好了?;蕉酉备?,含泪吩咐道:“我为结发不良,天涯飘泊,只为命薄,才得回乡,快活又不久长。你庶母赵氏,虽出青栖,似能贞守,你夫妇二人,须事如嫡母亲生。他年过四十,也没甚亲戚在南。孝顺一分,便如孝顺我了。孙儿七岁,就该请师训诲。但择师是第一要紧事,师若不肖,反受其累。第二孙儿媳妇自,也不是长计。我们原不是穷人家,就雇个姆何妨 如今这个罢了,以后不拘男女,养出来,就催他。替祖父多养几个好儿子,我死也快活?!?br>
      又唤了两个侄儿,吩咐了。又与赵玉娘絮絮叨叨,说了几番,半夜子时,辞世去了。

      张三原是好张三,少小痴老不憨;一念自新天恕过,妾贤子孝才堪谭。

      话说张自勖父亲死了,开丧出殡,一一尽礼。丈人浦老官,偶然置货回南,吊奠过了。便对女儿说道:“你娘与阿嫂早晚思念你,你生长在北京,何不劝丈夫改了北监,也像死的亲家,带了些本钱,在北京前门上开个官店,又不坐吃山空。又好图个小小官儿。总承我的儿叫声,也好?!?br>
      浦氏把这话,枕边与丈夫说了。张自勖原是生在苏州,长在北京的,一说便允。

      凑了有七八千银子,家里一应事体,都托与庶母掌管,打点来年二三月,趁着官座船,上京。反留浦老儿在苏州。预先置了二千银子的缎洒线。

      说时迟那时快,过了年,转眼是春天了。只因孝服未,不便往南。国子监起改北文书,一径同了浦老儿往北京去了。丢个赵玉娘在家,孤孤凄凄,好不难过。

      却为他真心从良,再无念,那时也有原先买下的家人仆妇,共有三对,又有大小丫头两三个。他待人极宽,治家极严,平常时节天喜地,一有正经的事,便严声厉,笑脸也都没了。

      夜里只是空房独睡,丫头片云叫他睡在里房?;苹栉淳?,便吩咐一家,都熄灯睡了。只自己房里,停一盏油盏。片云心下想道:“为何不许我睡在房里,莫不是小有些跷蹊?”

      夜里悄悄爬在顶上往下看时,并没动静。第二夜又爬上去时,只见赵玉娘灯下坐着,叹了两三口气。忽然开了皮箱,取出一个布包,打开来却有七八寸光光亮亮的,不知什么做的 。他便解开裙子,赤条条坐在醉翁椅上,把这个在里去。指头扯进扯出;口里唧唧哼哼。

      扯了半个时辰,只见眼也闭了,气也没了,昏见了一会儿,哼哼的醒来道:“快活!快活!”

      片云看得痴了,一跌下去,响亮一声,赵玉娘急急把角先生收入包内,连水也不曾揩干。有挂枝儿为证:硬肚肠从了良,去做偏房,侥幸煞没快心肠。谁知张三郎,先把奴抛弃,睡迟还不稳,短叹又长吁。把角先生权做丈夫也,只被小丫头瞧煞你。

      这赵玉娘坚守空房,再无。不要说家里人与大房二房的侄儿敬重他,连外面人都传说他的苦守,叹道:“难得!难得!”

      不料片云这丫头把角先生的话,说与一个上灶的婆娘,渐渐传将出去。也有笑他的。那晓得事体的叹道:“可怜!可怜!只这件就明明白白是个苦守的了?!?br>
      张自勖在北京,听见他在家守节,越加敬重。常常寄家书回来,千娘万母感谢他,再不敢怠慢半句。比那养他出来的三娘子,可不是大相悬绝了。

      十八年后,浦老官没了。张自勖也就收了官店,小心的带着子,回到苏州过活,终养天年。

      【全文完】
    ( ← ) 上一章   醉舂风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戒指之主年华融雪巨大女友一个领主的养空蝉碧玉鸳鸯扣梅雨情结(母昨夜星辰极速快三计划武林秘史之侠
    读者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清·江左谁庵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醉舂风》第八回 赵玉儿甘守空帏-及醉舂风最新章节第八回 赵玉儿甘守空帏-完结在线阅读,《醉舂风(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醉舂风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读者小说网(极速快三计划 www.rgpk.net)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4-20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4-20
  • 力度升级!生态环境部出“狠招”治理水污染 2019-04-12
  • 让个体诚信有力推动社会诚信 2019-04-12
  • 巴塘三部曲之古桑抱石 2019-04-06
  • 我国发现一种全新植物:北川驴蹄草 2019-04-05
  • 你了解中国旅游标志吗?不叫马踏飞燕、铜奔马 真名为马超龙雀 2019-04-05
  • [大笑]别一边骂着高房价,一边又跟着炒,那就是典型的既想……又想……了! 2019-04-03
  • 特朗普称美国不再面临朝鲜“核威胁” 2019-04-01
  • “中国城市互联网生活消费·成都指数”论坛 2019-03-31
  • 端午将至 这份出行指南请查收 2019-03-26
  • 西南铁路端午假期发送400余万人次 两人不文明乘车或受失信惩戒 2019-03-26
  • 人民日报客户端宣传页 2019-03-22
  • 广西都安:微型客车隧道失控后被追尾 2019-03-19
  • 教师节感恩祝福语大全 最美最全的祝福语都在这! 2019-03-19